愛尚小說網->穿越->逍遙初唐->章節

第697章 裂痕

熱門推薦:詭秘之主三界紅包群人皇紀劍徒之路神醫凰后至尊重生絕世藥神超級兵王逆天邪神透視醫圣

幾天須臾而過,太極宮,袁天罡回來復命。

“回稟陛下,牡丹夫人沒有找到。”

“沒有找到是什么意思?不良人眼線遍布天下,過去了這么久,為何連個人都沒消息?”

袁天罡如實答道:“陛下,有消息,但是人沒找到。最新的消息,牡丹夫人的行蹤是這樣的,離開長安后,她去了洛陽,李牧遇險時,她去了定襄,大唐與突厥會盟時,有人發現過她的蹤跡,隨后她又回到洛陽,再次失去蹤影。”

李世民皺眉道:“這么說,在會盟期間,她與李牧見過面?”

“臣不能確定。”袁天罡一五一十地說道:“臣也不敢胡亂揣測,以臣收到的消息,不敢確定。”

李世民的神色更加的陰冷,沉默了一會兒,道:“你繼續說。”

“可以斷定的是,洛陽城應有一股足以在不知不覺中屏蔽掉不良人探查的勢力存在。結合臣多年來對繼嗣堂的探查,基本可以斷定,在洛陽城的這股勢力,應該就是繼嗣堂的人。”

“你是說,牡丹夫人確實與繼嗣堂有關系?”

“臣不敢說這樣的話,現在沒有找到人,沒有實據。”袁天罡再次把球丟回去,李世民瞧了他一眼,道:“繼續往下說。”

“臣又遵陛下的旨意,跟王珪見了面,也見到了那個自稱是‘舅公’的人。臣命人打斷了他的腿,讓他在莒國公府附近要飯,唐夫人出府的時候發現了他——”

“怎樣?”

袁天罡停頓了一下,道:“唐夫人給予了救濟。”

“好、”李世民的表情愈發的陰冷:“好好好好!朕心儀的女子是繼嗣堂的人,朕看重的子侄是……好啊,朕還自詡有識人之能,好啊!朕才是睜眼瞎!”

“傳旨!”

李世民一聲斷喝,高公公撲通跪在地上,道:“陛下!老奴有話要說!”

“你說什么?難道你要干政?!”李世民的目光如鷹一般,盯住高公公,高公公以頭杵地,道:“陛下,老奴不是為了李牧,而是為了陛下。老奴日夜伺候在陛下身邊,深知陛下對李牧的看重。便是連牡丹夫人的事情,陛下都能夠原諒他。如今,只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陛下怎能置李牧于死地?沒有實據啊陛下,沒有實據!萬一是假的呢?陛下殺了李牧,難道不會抱憾終身嗎?!”

“抱憾……”李世民眼睛里恢復了一絲清明,沉默良久,對袁天罡道:“繼續查,在李牧的生母身上下手,朕再等幾日。”

“臣明白。”

袁天罡轉身離去,李世民把高公公扶起來,道:“高干,你做得很好。若真與李牧無干,朕會告訴他,讓他還你這個人情。”

高公公笑道:“老奴已經這把年紀,又是半殘之身,要什么回報呢?李牧是一個難得的人才,有他輔佐,陛下必能一展雄圖。如此,老奴也就如愿了。”嚅囁了一下,高公公又道:“還有一件事,老奴想說與陛下知道。”

“什么事?”

“陛下,近日廠衛得到一個消息,也與李牧有關……不過不是跟他有關,是跟他的二夫人有關。廠衛偵知,新羅使節金春秋到了長安之后,就不斷的尋訪,想找一個從新羅販賣到長安的新羅婢。更奇怪的是,高句麗那邊也在關注此事。底下的人覺得奇怪,便調查了一番。”

“怎么呢?跟李牧的二夫人扯上關系了?”

“是的,李牧的二夫人,應該就是雙方共同尋找的人。”

李世民蹙眉暗想:“新羅的真平王無子,若無意外,王位應當是落在他的兄弟身上。他讓使節來找人,想干什么?私生子么?可是李牧的那個二夫人,是一個女人——難道他想讓他的女兒繼承王位?”

“明天讓禮部派人過去問問,問了,報給朕知道。”

“諾。”

……

禁軍接管了大理寺監牢之后,終于再沒有人登門了。李牧也終于過上了犯人應該過的日子,不過他也不是沒有解悶的,因為負責防務的人是程咬金,他沒啥事兒就會來找李牧,爺倆一壇酒,一袋肉干兒,一邊喝一邊扯淡,倒也有趣的很。再沒意思,就會抓牢頭和獄卒過來,四個人打麻將。五個銅板玩一把,一天的輸贏都不超過兩貫錢。這大理寺的監牢里頭,關的都不是一般人。牢頭和獄卒也頗有油水,兩三貫錢,他們還是玩得起的。

“這都好幾天了,陛下到底是殺不殺我啊?”李牧打出一個二筒,被程咬金給‘吃’了,程咬金又打出一個三萬,道:“問誰呢?我一直在這兒看著你,也沒上朝。”

“程伯父,到底是誰害我啊?”

“呵、”程咬金笑了一聲,道:“我雖然沒上朝,但是還是有點耳目的,這事兒啊,跟王珪那老小子逃不掉關系。”

李牧挑了挑眉:“何以見得?”

程咬金擺了擺手,牢頭和獄卒如蒙大赦,趕緊拿著錢走了,他們可不敢聽下去,萬一聽多了惹了事兒,被滅口了可不得了。

程咬金湊到李牧耳邊,道:“有人看到袁天罡去了王珪的府上,隨后帶出一個老頭,他讓人把老頭的腿打折了,丟到了唐儉家門口,你娘出門的時候,見到了這個老頭,找了大夫還給了錢。”

“雖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但猜也能猜到,肯定是跟你有關了。”程咬金眼睛里閃爍著精明:“袁天罡那個老神棍是干什么的,我不說你也猜得到,他為何不找別人偏找王珪?原因不是呼之欲出了么?”

“那伯父又是怎么知道袁天罡的行蹤的?”

程咬金笑道:“若是外頭,我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俺老程好歹也負責長安城的防務,四門、巡查都是我的部下,我知道點消息不正常么?”他嘆了口氣,道:“這幾日已經有風吹草動了,我收到的消息是,有人說你跟繼嗣堂有關——李牧,你知道繼嗣堂么?”

李牧點了點頭,道:“追查山谷殺手的時候,好像是聽說過一點兒。”

“繼嗣堂,是一些擁護隱太子的人,在他死后仍舊執迷不悟結成的組織。旨在扶持隱太子的民間遺子與陛下抗衡,是陛下的眼中釘和肉中刺。”程咬金一本正經道:“陛下英明神武,唯獨這件事上,他于德行有虧。我雖不知道詳細的消息,但也聽說一點,這些年追查遺子的事情,陛下一向都是寧殺錯,莫放過的。”

“所以啊,你說你這次還能不能逢兇化吉——”程咬金搖了搖頭,道:“難說嘍!”

李牧心里知道,他不是孫氏的親生子,可是他也從來沒想過,他會跟李建成牽扯上關系。他故作懵懂道:“伯父,你說這跟我有啥關系呢?我母親你是見過的,我也有父親,怎么和隱太子有關系了?”

“隱太子可是處處留情啊。”

李牧當即嚴肅起來,道:“伯父,我可不想跟你翻臉!我家在馬邑!”

程咬金忙道:“你小子的脾氣就是這么急,我說什么了就跟我翻臉?我的意思是,隱太子處處留情,不一定就是說你母親——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想過,你不是你娘親生的?”

“什么?”

程咬金看著李牧,一字一句道:“沒人說的時候,我還沒這樣覺得,但是有人這么說了,這幾日我端詳你啊,越看越有一點隱太子的感覺。你和他年輕時,真頗有幾分相似。”

李牧一副無語的表情,突然暴怒道:“陛下若想殺我,直接殺就是了。何必在我身上找這么多的理由?我若是什么建成遺子,我會拼著性命不要去救他的命?在山谷的時候,讓那些刺客把他殺了好不好?”

李牧憤憤然道:“早知陛下是這樣的陛下,說什么我也不在長安待著了。”

程咬金拍拍他的肩膀,道:“也別這么生氣,你不是帝王,不理解帝王【愛尚小說 更新快】的擔憂——若換個位置,也許你也會這么做的。”

“什么意思?”

程咬金攤攤手,道:“誰讓你小子做什么事兒都做得那么漂亮?搞錢你行,改革你也行,出去一趟,還把西突厥的事兒解決了。陛下能不忌憚么?若你真的是隱太子的遺子怎么辦?太子年幼,如何是你的對手?”

李牧無語道:“伯父,你是知道我的,我像是有半點想當皇帝的樣子么?說我想造反?不可笑么?”

“可笑不可笑,不是嘴上說的。誰說也沒用,得看陛下怎么想。”程咬金丟進嘴里一塊肉干,一邊嚼一邊說道:“以我多年跟隨陛下的經驗判斷,你小子多半是不會死的,最多也就是個幽禁……除非陛下查到了實證、”

“這么說,陛下還舍不得殺我?”

“我可不敢保啊,萬一陛下舍得了,就砍了你了,也不一定。”

李牧躺下來,看著棚頂,嘟噥道:“我還是覺得荒誕可笑。”

“涉及到皇家的事情,哪有不可笑的?”程咬金笑得像是個睿智的長者,只是配上他的滿臉橫肉,顯得有些嚇人。

李牧沒什么可說的了,嘆了口氣。

程咬金也沒什么說的了,自顧的喝酒。

過了半個時辰,程咬金巡邏去了,就剩下李牧一個人。

他嚼著肉干,有點茫然。

……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若有人存心害人,在他找到機會的時候,是一定能害成功的。三日后,袁天罡從孫氏身邊的侍女口中,得知了孫氏曾不止一次說過夢話,談及李牧并非其親生子。

隨后又有新的消息,李牧的年齒外貌,與不良人一直在追查的,李建成曾經的一個小妾極為相似。

查實了王鷗的身份,乃是蛇靈的圣女。而蛇靈,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查實,與繼嗣堂關系緊密。

消息每日放到李世民的案頭,像是一道一道催命符。壓迫著李世民的神經,雖然仍然是查無實據,但眼前的這些證據,已經無法讓他無視了。

“高干,讓袁天罡不要再往朕這兒送了。”李世民停頓了一下,道:“隨我去一趟監牢。”

高公公愣神了一下,道了一聲‘諾’。

李世民只帶了高公公一個人,來到了大理寺的監牢。

李牧正在吃飯,見到李世民來了,打了個響指,讓獄卒拿來了一副碗筷和一個酒盅。李世民坐在李牧對面兒,倆人對望著。李牧瞧了李世民一眼,沒有說話,李世民也沒說話,李牧低頭繼續吃飯,李世民看著他,良久,終于忍不住開口,道:“李牧,你可知道,你不是你娘親生子?”

“陛下說什么就是什么吧,臣早說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王鷗是蛇靈的圣女,蛇靈與繼嗣堂關系密切。”

李牧抬眼看向李世民,道:“陛下,您針對我一個人就好了,沒有必要去針對一個女子吧?她也沒做錯什么?只是不喜歡您罷了,這也是罪過?”

“李牧,朕絕無此意。蛇靈,繼嗣堂,都是——”李世民還想解釋幾句,忽然又覺得沒什么好解釋的,無論他怎么說,看李牧的態度,也是認定他在報復了。

李世民抿了抿嘴,道:“朕不跟你解釋了,朕來是想告訴你。李牧,朕不能放你出去——至少調查清楚之前,朕不能放你出去。”

“陛下說什么就是什么。”李牧看向李世民,道:“不過臣想問一句:陛下,臣對大唐的江山社稷,可有過功勞?”

“有。”

“除了鷗的事情之外,臣可有對不起陛下的事情?”

“沒有。”

“那臣提出一個要求,陛下能否應允?”

“說。”

“臣可死,請陛下發誓,放過我的家人,把我的家人都送到定襄去,讓我的義弟來照顧。”

李世民沉默一會兒,道:“朕沒有想殺你的意思!”

李牧看著李世民,沒有與他爭辯,又重復了一遍,道:“陛下,能否答應?”

李世民深吸了一口氣,道:“好,朕答應你了。”

李牧起身離席,跪在地上:“臣李牧,叩謝陛下隆恩!”

李世民伸手要扶,手伸到一半兒又縮了回去,他看到了李牧的眼神,那是徹底心寒的眼神,他知道,他與李牧的關系已經產生裂痕,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相鄰小說:法爺永遠是你大爺吾乃游戲神戰國趙為帝死靈神話魔法學渣大唐第一村游戲大神是學霸我是這樣的作者五千年來誰著史我不是佞臣啊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为什么股市跌了别人才赚钱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作弊 养牛怎么养赚钱吗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 体彩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跑步赚钱的软件有吗 河北时时彩 西虹市首富为梦想买单赚钱 南昌麻将算子规则 百赢棋牌最新网站 给鞍钢做配套怎么赚钱 信誉最好棋牌 湖北11选5杀号技巧 贵州快3最大遗漏数据 nba比分直播迅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