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科幻->龍城->章節

第八十九節 街頭殺機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逆天邪神人皇紀天下第九不滅龍帝透視醫圣至尊重生三界紅包群劍徒之路詭秘之主

遠處街頭,一位銀發少女不耐煩地嘟囔著什么,在她身旁,紅頭發的少年撓頭神情無奈。

茉莉很快檢索出兩人的信息:“女生叫聶小茹,男生叫阿怒,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和老師你一樣,都是今年的新生哦。”

龍城恍然,難怪覺得有些眼熟,但是仔細想了想,沒有什么深刻印象。

看來兩人的裝備比較普通,龍城頓時失去興趣。

他正欲轉過目光,忽然眼角余光瞥見兩人不遠處的身影,微微一凝。

茉莉很敏銳:“老師,有什么問題嗎?”

“有人在跟蹤他們。”

龍城收回目光,神色平靜,他不喜歡多管閑事。聶小茹和阿怒身后,有幾人目光不時瞥向兩人,他們彼此散開錯落,這是包圍的前兆。

茉莉大吃一驚,瞪大眼睛興奮道:“跟蹤?仇殺?情殺?還是有什么驚天大陰謀?”

費米猶豫道:“真的不管嗎?袖手旁觀,是不是不太好?”

“你認識?”

“不認識……”

“你去?”

“我……”

龍城來自靈魂的拷問,頓時讓費米啞口無言。他看了看自己的剛剛修復完成的手掌,默默地放下來。

自從退役之后,他越來越少駕駛光甲。在安防中心的工作,只需要在室內完成布置即可,日常訓練也早就荒廢,他日益失控的身材是最好的見證。

最近開始重拾訓練,他能感受到身體的滯澀和不聽使喚。

其實他內心也覺得訓練沒啥用,他又不是龍城。

他沒什么天賦,打過幾場小仗,也沒啥突出的表現。退役之后,訓練荒廢,也早就過了黃金年齡,訓練還有啥用?

可是龍城拿出《導引九式》,他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這玩意太珍貴!

練就連吧,他這么自我安慰。

他有自知之明,好吧,費米承認自己只是有些懷念。懷念那段戰火歲月,懷念曾經隊長只要高喊“沖”,他就像一只饑餓的猛虎,嗷嗷沖向敵人的青春歲月。

老了嗎?據說衰老的征兆就是開始懷念青春。

自助醫療中心,除了能夠提供自助醫療服務,還售賣一些簡單的食物。費米到自助咖啡機前買了兩杯咖啡,其中一杯足足加了六塊方糖,又買了一杯果汁。

甜咖啡給龍城,果汁給茉莉。

龍城非常喜歡吃甜食,非常甜的甜食,無論任何飲料,只有一個要求,甜。

茉莉不喜歡咖啡,她只喝果汁。新人類會吃蘋果喝果汁,費米很驚詫,他問茉莉不是有能量核心嗎?遭到茉莉的白眼,反問咖啡能提供能量嗎?都是人類憑什么不讓她喝果汁?把費米說得啞口無言。

費米喝上一口熱咖啡,感受著苦澀在唇舌間泛開。忽然想到一句話,幼稚之人最喜歡甜,成熟之人方能品味苦澀。

哼。

費米自我感覺頓時好了很多。

看著窗外對面街頭,丟掉可笑的正義感,如釋重負的費米看著熱鬧。那些散落在聶小茹和阿怒身后的大漢,開始向兩人包圍,聶小茹和阿怒察覺異常。

費米饒有興趣問:“誰的贏面大?”

“不知道。”

茉莉捧著果汁有些躍躍欲試,她忍不住問:“老師,我們真的不出去打……買蘋果?”

龍城沒有理會她。

費米詫異地轉過臉:“又買蘋果?”

茉莉睜大眼睛,表情認真:“買點蘋果回去,學校的蘋果那么貴!”

費米點頭:“也是。”

蘋果堪稱實驗室消耗最快的物資,龍城啃起蘋果速度驚人。裝備中心的蘋果,價格是外面的好幾倍。費米在認真思考,運輸飛船就停在碼頭,可以多買一些帶回去。

正在逛街的聶小茹和阿怒察覺到不對勁,周圍幾人神色不善地圍上來。

阿怒沒有遲疑,率先做出反應,一把抓起身旁聶小茹的手臂,猛地發力朝前方擲出去。

聶小茹的身體刷地飛出去。

這一手出乎大漢們的意料,有人高喊:“抓住她!”

他們分出兩波,其中一波朝被扔出去的聶小茹沖去,另一波人則朝紅頭發的阿怒撲去。

阿怒咧嘴一笑,也不逃跑,液態金屬機器人覆蓋全身,一桿長矛在他手中生長成形。矛身一抖,迎頭便刺,這一刺果決異常,沒有半點拖泥帶水,毫不費力刺入最近男子胸膛,矛尖帶著一蓬鮮血透背而出。

殺人?

劉叔叮囑過他,在外面遇到危險,不要手軟,出了事家里兜著。

被扔出去的聶小茹在空中翻滾,轉眼間液態金屬機器人爬滿全身,化作一副朋克風格的黑色戰甲。背后黑色雙翼張開,手中多了兩把高能手槍,調轉身形面追擊者,宛如地獄而來的惡魔。

光彈如同雨點般沒入人群,濺起一朵朵嬌艷的血花。

追蹤者立即倒下一片,現場被哀嚎聲籠罩。

聶小茹沒有畏懼,反而很興奮。她五歲開始玩槍,槍法極其精準毒辣,無一落空。

一身鮮紅戰甲的阿怒手持長矛,如同猛虎入羊群,他打法極其兇悍驍勇。幾乎從不閃避,正面硬上,哪怕受傷也毫不在意。

聶小茹就像一只靈巧的蝴蝶,圍繞在阿怒身邊翩翩起舞,不斷發射致命的光彈。

茉莉瞪大眼睛,驚嘆道【愛尚小說 更新快】:“好厲害!”

費米有些艱難地吞了吞口水:“現在的新生都這么猛嗎?”

剛才自己居然還想著去幫忙?費米忽然有些同情自己。

龍城安靜地觀看整個戰斗過程,內心觸動。連續幾場戰斗,都有液態金屬機器人出現,他體會深刻。

在光甲面前,液態金屬機器人不值一提。

可沒有人能夠永遠生活在光甲里,而在這些時候,沒有比液態金屬機器人更好的選擇。它可以提供防御,可以變幻成近戰武器,可以變成羽翼,可以提供豐富的戰術選擇。

訓練營沒有相關訓練,龍城覺得應該是成本問題,液態金屬機器人的價格不便宜。

可能之前的訓練營等階太低,奉仁這樣的高階訓練營才會涉及到這類內容吧。

忽然,天空飛舞的聶小茹就像被什么東西撞到,帶著一蓬鮮血橫飛出去,砸在一座大樓外墻,隨即朝地面墜落。

龍城眼角一跳:“有光甲!”

聶小茹歪歪扭扭墜落,眼看就要砸在地上,她勉強穩住身形。她現在的模樣凄慘無比,半邊身子的戰甲粉碎,左腹出現一個碩大的血窟窿,鮮血沿著她的大腿蜿蜒流淌而下。

那是光甲動能武器才能造成的傷害,有光甲埋伏在暗處!

她臉色煞白,沒有半點血色。

“小姐!”

阿怒怒吼一聲,腳踏地面,帶起殘影如同一陣風出現在聶小茹身旁,一把抄起聶小茹拔腿狂奔。

任何一座城市都嚴禁在市內駕駛光甲,光甲一旦發生沖突,會對城市造成巨大的破壞,引起大規模傷亡。所以市區內飛船和光甲都不得入內,飛船需要停靠在市區外碼頭。

光甲進入市區是嚴重的犯罪,是各地政府嚴厲打擊的重點目標。

動用光甲武器,立即被城市防御系統監測到,自動拉響警報,凄厲的警報聲在城市的上空回蕩。

然而西奉市市民們反應很平淡。

自從奉仁換了校長,學院換了經營思路,招收的學生購買力變強了,但是脾氣那是一個比一個差。

在學院天天打架,出了學校不打?開什么玩笑!

根據統計,這三年來,每年西奉市拉響警報次數都不少于六十次。去掉假期,奉仁每年上課八個月,而每個月有兩天的假期,總共十六天的假期。平均下來,也就是奉仁學生平時放假期間,每天西奉市要響起四次左右的警報。

就連當地的警察局,都無動于衷,無人出警。

這些學生的光甲比他們好太多,出警也是吃癟,打不過太丟人。就算抓住,除了罰點款什么也做不了。這些學生們背景深厚,不是他們這些小警察能得罪得起。罰款?少爺小姐們眼睛都不眨一下。

至于打壞了什么賠錢的事情,學生們也不會賴賬,久而久之,當地居民不怎么害怕,更多的是看熱鬧。

龍城三人也在看熱鬧。

但是他們很快發現沒辦法看熱鬧,他們所處的自助治療中心位于這條街的盡頭,丁字路口的交叉位置。

阿怒抱著聶小茹正在朝他們狂奔而來。

龍城忽然瞥見遠處街道盡頭露出一架光甲半邊身子,強烈的危險感從心頭升起。來不及出聲提醒,他出手如電,一只手抓住費米的手臂,一只手抓住茉莉的脖子,擰腰轉身,猛地朝一旁撲去。

費米發出殺豬般的慘叫,龍城抓住的是他剛剛治療過的手臂。

茉莉表情呆滯凝固。

轟!

剛趴下來,之前他們看熱鬧的位置爆炸。

龍城顧不上挾著塵土的氣浪,拽著兩人一下竄出去,騰空而起。半空中松手、轉身、換手一氣呵成,他也從面對墻壁變成背對墻壁。

背脊弓起,好似重錘砸在墻壁。

轟隆,厚實的墻壁直接被他撞垮了大半,塵土飛揚中他一拖二,如利箭般沖出。

閃身躲進岔道,抱著聶小茹狂奔的阿怒被身旁突然炸開的墻壁驚到,當他扭臉看清塵土中沖出來的人,不由瞪大眼睛,脫口而出:“龍城!”

龍城看了阿怒一眼,收回目光,不認識。

一聲不吭,腳下猛地發力,拽著茉莉和費米,就像超車般,倏地沖到阿怒的前方。

這個時候,誰在后面誰是靶子。

阿怒立即明白龍城的意圖,咬牙切齒:“卑鄙!無恥!”

龍城眼角回瞥了一下,不說話,腳下速度更快了幾分。

阿怒氣得滿頭紅發全都豎起來,就像一團燃燒的火焰,他咬牙拼命加快速度,和龍城的距離一點點拉近。

一架光甲出現在他們身后街道路口,炮口赫然指向他們。

相鄰小說:塔防世界大美時代對著劍說咫尺之間人盡敵國贗太子諸天歸一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我是丹田掌控者俯仰三生石上緣余生有你,甜又暖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