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大美時代->章節

276、憑什么被看重

熱門推薦:天下第九神醫凰后透視醫圣至尊重生三界紅包群人皇紀不滅龍帝絕世藥神遮天

關老太穿著一身西裝領呢子短大衣,這年頭很少有人這么穿了,老太太都不這樣。

觀音村那鄉下更少見。

她不看別的老師教授,只看萬長生,看兒孫那種溺愛的眼神表情。

過來隨手抓了辦公桌上的什么本子就打他,但誰都看得出來還是打自己兒孫的力度:“明明不調皮,非要裝著這么調皮做什么?”

萬長生笑,起身把自己剛抄好的學生名單收兜里。

然后扶著老太太,一起看著系主任熱烈引導過來的人群,特別是中間這位頭發稀少的老者,這還提醒他看了眼身邊老太太的頭發。

一頭銀發梳得一絲不茍,就像茍教授永遠都穿得嚴謹的西裝襯衫,挽在腦后用網兜兜著。

關老太發現他又走神,忍不住再打一巴掌:“荊老師,北派篆刻的大家,皇宮博物館的摹印專家,你師父當年就是從他那走上篆刻之路的,一輩子的朋友……這就是萬長生,那幾枚印都是他刻的,但主業不在篆刻上,所以得趕緊找個師父把他拴著,成天到處瞎忙活!”

旁邊那些老師研究生,羨慕得口水都要出來了!

老茍是走了,可根本就沒有放下給萬長生鋪的路,連系主任都一臉與有榮焉的表情,生怕萬長生說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話,要是敢拒絕,估計他真能給萬長生搞幾個不及格重修。

可是這會兒不敢隨便插話。

足見這位專家的地位。

平京皇宮博物館的專家,基本上在國內文化界那都是達摩院似的人物,只有最好的才會待在那里幾十年如一日的深鉆精研。

平日里都難得看到這號兒人物在外面露臉,基本上都是外人不知曉,行內比天高的存在。

這是為了萬長生來的江州,面子可真夠大。

顏從文的表情,則是一陣紅一陣白的直抖抖。

這是走了靠山,可換了座珠穆朗瑪峰來!

特么都是什么人啊,命咋這么好啊!

好多人一輩子都想巴結這些大家,人家都愛理不理。

現在怎么感覺是萬長生愛理不理。

其實他態度多好的:“荊老師好,師父還在的時候,就教導我把篆刻跟雕刻,還有雕【愛尚小說 更新快】塑結合起來,所以我現在正在攻讀蜀美的國畫跟雕塑專業雙學位。”

眼前這位身材微胖,頭發稀疏的老頭兒,一點沒有專家大家的飄逸風采。

就跟電影里面那位火云邪神似的,還好衣服不至于是背心人字拖,但古板程度和茍教授如出一轍。

現在背著手笑瞇瞇看萬長生:“那研究出來什么沒有啊?”

萬長生搖頭:“還各歸各,沒能融匯貫通。”

老頭兒伸手:“你的刀呢,老茍說你成天都帶在身上。”

說得好像萬長生是什么武俠刀客一樣!

萬長生想想從兜里摸出那把有小皮套的篆刻刀:“以前沒事兒就摸出來刻兩下,但這一年,自從全面接觸雕塑以后,我的注意力就轉移了,很少有時間,也很少有心情,隨時都摸出來刻兩下。”

系主任臉上著急!

顏從文恨不得舉起旁邊的鍵盤砸萬長生的臉,但又巴不得他不識抬舉,惹怒了大家。

可惜大家只是對手里的刻刀愛不釋手:“聽老茍說過好多次,這么貴的刻刀,他一直都猶豫到底值不值得,會不會玩物喪志反而影響了他對印章的態度。”

他背后還有兩三個中青年,也探頭看刻刀,卻不說話。

萬長生還真不知道茍老和這把刻刀的故事,這會兒大方:“送給您吧,師父是個嚴謹的人,什么事情都有板有眼,我這么調皮,幸虧是他不嫌棄。”

大家伸手:“石頭呢?”

萬長生猶豫下,才從自己兜里扣扣索索摸出一塊。

荊老師把石頭在手里顛兩下笑了:“刀這么好,印章石卻這么便宜,你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了?”

萬長生也笑:“得看在什么人手里。”

這話有點傲,得了關老太小巴掌打手臂上,跟撓癢癢似的。

荊大家卻渾不在意的只是看那方練習石:“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九字印,你還真是隨心所欲的自在,剛剛和好朋友分開?”

萬長生像被看破了什么秘密似的,訕笑下:“差不多。”

系主任和關老太都探頭看了下,但只有老太太敢問:“哪九個字?”

實在是那種篆書石鼓文,看著就跟天書一樣,旁人真的很難完全辨認。

系主任的文學功底沒得說:“歐陽修的《浪淘沙》,開篇九字,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端著酒杯向東邊的朋友遙祝,你怎么就不能再停留些日子呢……萬長生這種篆刻意趣很有古人之風啊!”

滿以為自己寫的是密碼電文,沒誰看得懂。

誰知道遇見行家,就立刻被看破心中思想,這對萬長生來說,是極少能看見的狼狽。

關老太驚奇的笑看萬長生表情,應該從她認識萬長生,看到的都是淡定從容,最讓老頭老太太們喜歡的這種溫文爾雅,有志青年。

怎么今天僅僅因為一枚章,就表情大亂呢。

還好顏從文在外圍沒看見。

荊老師卻習慣性的轉頭在周圍辦公桌上找東西,有人聰明:“印泥是吧,這兒,這兒呢!”

專家還客氣的說謝謝,但是那京味兒口音里也是帶點傲氣,嫻熟的在印泥上靠幾下還嫌棄:“你們這美院的印泥也不怎么地啊。”

系主任趕緊解釋:“辦公室蓋公章的,蓋公章的,不是篆刻課上用的,對……萬長生是我們蜀美的學生會主席,還給我們國畫系學生上篆刻課,以前給茍老做助教。”

荊老師的動作真跟普通老頭兒似的,蘸了印泥還哈口氣在上面,很認真的四個角碾著印章,然后扯下黏在印章上的白紙笑:“那……你們的學生有福氣。”

身為大家,這個評價給了普通人,真的可以吹一輩子了!

系主任趕緊說對對對。

可萬長生不是普通人,他來一句:“可惜沒幾個學生喜歡。”

一辦公室的人臉都長了,也就顏從文發自內心的感到喜悅,叫你瞎說話!

他也是沒想過,剛才跟他吵吵的時候,思路那么敏捷,怎么可能瞎說話。

果然在系主任也想給萬長生手臂上輕輕一巴掌時候,荊老師抬頭苦笑:“真的?”

萬長生點頭:“真的,哪怕在我們那些蔽塞的小地方,文化館可能有一兩個會篆刻的,街上手藝人里還有搞篆刻的,但走進大城市,真正有文化,有見識,更重要是有學習能力的年輕人里面,極少極少,起碼我在美術學院,迄今還沒遇見個同好,我是說同齡的。”

北方大家看著手里鮮紅的印章,沉默了。

萬長生不沉默:“荊老師,沒見過您的章,篆刻之道我不敢說什么,但這世上愛好篆刻的人,越來越少了,這其中固然有現時代年輕人各種新鮮玩意,新鮮愛好,沒什么人能靜得下心來愛好這種意境深遠,還需要耗費大量時間的手藝,但我認為更主要還是門檻太高,盡是一幫人在圈子里面自娛自樂不說,動不動就講個千百年沉淀,要練個好幾年才能看見點苗頭,現在人不耐煩的,要另外找出路。”

北方大家還是不說話,但是把紅印遞給自己身邊的兩三人看。

系主任抬眼看自己的學生。

關老太像撫慰自己的兒孫那樣,輕輕拍打萬長生的手臂:“老荊,這孩子有心氣兒,老茍回家說了好多回,要撐著他做好做成,因為這才是對篆刻有前途的大好事,可心里放下來這挑擔子,太輕松就走了。”

荊大家正眼看萬長生了:“那你說的另外找出路是怎么樣?”

萬長生想想:“我帶您和師娘去看看我們的培訓校,行嗎?”

得了老人點頭,還想給系主任請假。

系主任連忙:“一起一起,早就聽說你們搞那個培訓校規模很大,一起去看看……”

連辦公室里面的其他老師教授都跟著一起了。

最后留下顏從文站在教研室,臉上些許老人斑,都掩蓋不住對場面的震驚和失落。

不知道剛才說出來的話,還能不能吃回去。

環顧四周沒有人,甚至還特別到電腦顯示器的背后看看,真的沒有人坐在那里。

他才有些扭曲著面孔捶胸頓足:“這種趨炎附勢的無名小輩!憑什么能被看重,他懂什么,懂個屁!一群有眼無珠的王八蛋!”

痛心疾首的樣子,無非就是看重他才是睿智。

不過看他能干嘛,在美女身上篆刻么?

相鄰小說:星空最強大圣生活系神豪超凡黎明網游之仙佛塔防世界對著劍說咫尺之間人盡敵國贗太子龍城諸天歸一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