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從1983開始->章節

第一百六十一章 凡井水處皆談紅樓(月票加更)

熱門推薦:劍徒之路至尊重生逆天邪神絕世藥神超級兵王神醫凰后三界紅包群天下第九人皇紀遮天

儀門外,寶玉騎著馬跟賈璉聊了幾句,忽從門里轉出一人。

身形修長,半新不舊的袍子,兜到馬前,打了個千兒,“請寶叔叔安!”

“你連他也認不出來了?他是后廊上五嫂子的兒子蕓兒。”

“是了,是了。我怎么就忘了!你母親好?”

“好,承叔叔惦記著。”

賈蕓仰著臉,小心又討好。

“哎呀,我可真帥啊!”

電視機前,許非拍著大腿發出感嘆,小伙伴齊齊白眼,挪了挪小板凳。

“你臉皮怎么這么厚?”陳小旭道。

“我一共沒幾分鐘戲,自己夸夸還不成么?”

許非看著電視,又嘆:“哎,真帥!”

他嘴上這么說,其實自己看自己的戲很別扭,尤其還是配音,可能覺得臺詞不過關。

所以你就想啊,瞧著自己的一張臉,說著別人的聲音,就叫一擰巴。

賈蕓的戲份少,三段情節集中展現,一個就是11集:先露面認寶玉做爸爸,然后跟舅舅借錢,接著認識小紅。

“好姐姐,你給寶二爺帶個信兒,就說廊上的二爺來了。”

“什么廊上廊下的,就說蕓兒就是了……”

賈蕓一撩袍子,從屋里走出來,眼睛像鉤子一樣盯著小紅,熱切大膽。

“噗哧!”

小旭一樂,“哎,當初你們排戲,是不是就排的這段?”

“才沒有。”

張儷抿抿嘴,想起當初看自己的眼神,便是這般熱切大膽。

“明明就在圓明園的大槐樹底下,還背著身兒坐,跟相面似的。”

“你再說,你再說!”

張儷伸手要撕她的嘴,許非急忙攔下,“別鬧別鬧,看電視!”

“……”

吳小東和沈霖默默的又挪了挪小板凳。

賈蕓的戲份小半集就打發了,主要講寶玉被賈環燙傷,一幫人來探望,趕上趙姨娘請馬道婆做法,使得寶玉和鳳姐發瘋。

有一經典段落:

王熙鳳打趣黛玉,“你既然吃了我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們家做媳婦?”

姑娘們大笑,黛玉害羞,李紈打圓場:“真真是我們二嬸子詼諧的好。”

“什么詼諧,不過是貧嘴貧舌討人嫌罷了!呸!”

“你給我們家做媳婦少你什么?”

鳳姐更來勁,直接把寶玉拉下床,“你瞧瞧,是人物門第配不上,還是根基配不上,是模樣配不上,還是家私配不上?你說呀,你說呀!”

黛玉展現了最小女兒的一幕,用手擋著臉,又羞又嗔,起身要跑。

寶釵給攔下,“顰兒急了,快回去坐著,走了倒沒意思了。”

哎喲!

吳小東和沈霖看的樂,許非也樂,即便看過八百遍也愛看。

這就叫美好的事物,大家都喜歡,一種人性本能的東西。倘若放在9102年,準保滿屏的彈幕:

“鳳姐CP狗!”

“寶黛大旗永不倒,TTL!”

“阿偉亂葬崗!”

“釵黛大法好,釵黛黨頭頂燕窩!”

“若向紅樓覓佳偶,薛君才合配湘妃。”

“沒人喜歡賈蕓么,我覺得蕓哥很帥啊!”

“樓上滾!”

一集五十來分鐘,遠比后世的剪輯版長,但都覺時間短暫,好像一會就沒了。

很快,交響樂版的《葬花吟》響起,且是四面八方同時響起,好像京城的夜空中只剩下這一段旋律。

吳小東兩口子自覺閃人。

許非把門輕輕掩上,一本正經,“有件事說一下,《胡同人家》估摸下月底開拍,時間緊,任務重,要有這個忙碌的心理準備。”

他把倆人叫進臥室,取出厚厚的一摞畫稿,有些自己畫的,有些她們畫的。

另有一摞照片。

“你們對服飾接觸不多,但有興趣也可以幫忙,我們可以仿照,也可以自己搭配、改良,比如這件……”

他拿起一張女士西裝的照片,“我覺得上衣好,但不喜歡西褲,那怎么辦?腦筋大點一些。”

他又拿起一條裙子的畫稿,往起一拼,“小西裝外套,配長裙,好不好看?”

“……”

倆妹子驚訝,乍看古怪,細品又有味道。

“不過這個確實很難,需要慢慢積累。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幫我設計一套趙妍妮用的書簽,一個日記本,一個發夾。怎么樣,有信心么?”

“你都這么說了,我倆做不到,豈不很沒面子?”

“我們盡力試試。”

“呵,那好,我過陣子擬份合同,咱們談談怎么分成。”

“還要簽合同么?”張儷驚訝。

“親兄弟還明算賬呢,何況我們……呃,天不早了,回去睡覺吧。”

嘁!

…………

“咣啷咣啷!”

“呼!”

次日一早,許非剛推著自行車出門,就被風沙糊了一臉。

“呸!呸!媽的,這破天兒!”

他吐了幾口,蹬上車子,正看著一老頭遛彎回來,也是百花胡同的,但沒打過交道。本想騎過去,結果老頭一扭脖子,“上班啊?”

“啊!”

他有點愣神,緊跟著又來一大媽,“喲,上班去啊?”

“夠早的,吃飯了么?”

“上班啊,嚯,今兒風可真大。”

“昨兒演的不錯,哈哈,差點沒看出來!”

那您笑個屁?

一條胡同,他應了七八聲,出來又撞見居委會劉大媽。

“喲,小許,我這剛買的糖餅,來嘗嘗啊。”

“不了,我上班呢……”

他蹬了一下,又停住,“劉大媽,那個大興安嶺火災,居委會組織捐款么?”

“組織啊,過幾天就號召一下,你可夠積極的。哎,亞運那份你也捎帶手捐了得了。”

“呃,我單位有組織,走了啊!”

許非抹了把汗,出百花胡同www.nsfasvi.cn,順著新街口大街往北,再往西過馬路。

這兩年京城的自行車呈幾何倍數增長,私家車也明顯增多,以前滿大街見不著,現在偶爾就能開過一輛皇冠、桑塔納什么的。

說起老桑塔納,可是經典中的經典。

許老師上輩子學車,開的就是老桑,看著破破爛爛,一開賊好使。

等紅燈的時候,路口有個書報攤,攤主揚著兩份報紙,向行人兜售:“大興安嶺火災最新消息!最新消息!”

“新華書店《紅樓夢》售罄,過幾天才有新貨,這幾天別排隊了啊!”

都是上班族,單位有報紙,沒人買,但聽著有意思。一個戴眼鏡的就問:“您還認識售罄呢?”

“多新鮮啊,這年頭沒點知識敢賣報么!靠才華混社會,懂么?”

“哈哈哈!”

眾人一樂,見對面變綠燈,跟七劍下天山似的,嗖地沖過去。

剩下攤主罵罵咧咧,繼續喊:“新華書店《紅樓夢》售罄,售罄了啊……”

八點過點,許老師到了電視臺。

他沒因為自己當了副導演就不干人事,照例打水泡茶,然后領了一堆報紙。坐下翻了翻,找關于自己的評論。

還真有。

“賈蕓生的容長臉兒,長挑身材,十仈Jiǔ歲,斯文清秀。演員的年齡身量非常還原,臉型也對。

有人講容長臉兒就是大長臉,是錯誤的。襲人也是容長臉兒,但襲人漂亮,能想象一個大長臉女子,居然還很漂亮么?

所以想來是一種好看的臉形。《兒女英雄傳》第十七回:只見那也是個端正清奇不胖不瘦的容長臉兒。可以參考借鑒。”

咝!

此專家竟恐怖如斯!

許非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該說對方嚴謹,還是說丫閑的蛋疼。

“賈蕓形象佳,演的欠妥,對寶玉固有小心討好,卻不夠謙卑奉承。跟舅舅也略平淡,似城府過深。對小紅倒是不錯,得男女情味。”

“賈蕓過于俊美,不妥。”

“完全沒理解人物內涵,不夠入味。”

這年代的紅學研究,跟后世的大眾理解有相當偏差。比如賈寶玉,八十年代都當他是反封建斗士,反對包辦婚姻,追求自由戀愛。

賈蕓也一樣,奏是一個阿諛奉承,有小機靈,然后講義氣的配角形象。

許非按照自己的理解來演,自然不受待見。不過他已經很開心啦,“過于俊美”,哎呀,四個字直擊心窩!

沒想到自己也有被人夸,“除了帥一無是處”的時候。

“喲,蕓兒!”

坐了一會,大鋼子賤么兮兮的出現在門口,上來就一熊抱。

“滾,跟特么兔兒爺似的!”

許非一腳踹開。

“不地道了吧?你好歹也是紅樓夢露過臉的,小里小氣。”

“我一共十分鐘戲,我露什么臉?”

“誒,戲不在長短,角兒不在大小。”

馮褲子端著大茶缸子晃進來,“許老師風流倜儻,英武不凡,往那兒一站,就一封建社會上進青年。”

“你還別說,我媳婦兒昨天看的倍兒來勁!”

陳彥民也閃進來,“我特么現在一睜眼,碰著個人都跟我說《紅樓夢》,連我們家門口賣豆汁的都叨咕,也不知道哪兒看的電視。”

緊跟著,鄭小龍溜進屋,拿張報紙開始翻。

“哎,都在啊!一會過來討論劇本,得抓緊點,別不慌不忙的。”尤曉剛又探頭來了一句。

他剛走,李沐又露面,“九點臺里開《紅樓夢》研討會,都去湊個人頭。”

“咱們也開啊?”陳彥民詫異。

“社會風潮,號召學習,懂么?你們幾個不用去,非《胡同人家》劇組的都來啊!”

李沐閃了。

許非看著一串串走馬燈似的,忽覺有趣,“哎,你們知道有個《京都竹枝詞》么?”

“得輿的吧?”鄭小龍抬頭道。

“對,里面有當時文人評價《紅樓夢》的。”

許老師搖頭晃腦,“做闊全憑鴉片煙,何妨做鬼且神仙。開談不說紅樓夢,讀盡詩書也枉然。”

相鄰小說:大唐神級駙馬私人定制大魔王北宋振興攻略明廷大唐第一敗家子星空最強大圣生活系神豪超凡黎明網游之仙佛塔防世界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