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帝道獨尊->章節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十門乾坤陣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人皇紀絕世藥神劍徒之路至尊重生三界紅包群超級兵王透視醫圣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好呀好呀。”

白雙雙秀發齊腰,活潑可愛,眼睛很大,閃爍興奮光芒。

隨即,小丫頭的臉都垮了,哼道:“別吹牛皮了,他可是天竹一脈的傳承弟子,雖然未曾進入前十,但是竹立輝為他尋來了仙藥之氣,助他踏入不朽境,他的資質和潛能很強大!”

別說蘇炎了,即便白云溪也敵不過竹高歌。

不朽路有三種,依靠不朽物質催熟戰體,第二個是仙藥,第三個則是依靠自身挖掘。

第一個必然最弱,第二個就非同小可了,尋常強大的仙藥精華, 可是改善人的生命本質,如若仙藥足夠強,根本不遜色依靠自身挖掘的根基。

甚至竹高歌是竹立輝唯一的親子,因此各類資源不要命狂砸, 他竹高歌的實力想不強大都難,現如今更是接觸仙道路的強者!

以竹高歌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白鳳洲的大人物,很是了不得。

“你不很想弄死他?”蘇炎問道。

聞言,白雙雙憤懣,傳音:“他要是死了,白家就完了,老祖怕是會跟著陪葬!”

蘇炎強壓下心中強烈的沖動,雖然很想打死竹高歌,可是也不能讓白家受到牽連。

“別說了,不行就是不行,道友請回吧!”

前方的天地,傳來驚怒聲音。

白云溪的芊芊玉手攥緊,強壓心中之怒。

“不行?怎么不行?”

竹高歌的臉色有些冷,居高臨下地俯視著白云溪,道:“我竹高歌難道還配不上她?你還清楚你們白家是什么身份嗎?你就這樣回答我!”

“竹高歌,這不是配不配的問題。”白云溪心中極為惱怒,可是清楚激怒竹高歌到底會面臨什么,她冷聲道:“可是雙雙還小,還沒有到了出閣的年齡,這事情等過幾年再說吧。”

蘇炎心中火冒三丈,白雙雙還是一個小姑娘,這竹高歌竟然想要染指一個小丫頭片子?

隨即,蘇炎心中一凜,他估計竹高歌是沖著白雙雙的體質來的,以雙雙的體質,未來成就強者并不難。

這竹高歌,多半要將白雙雙當做修煉鼎爐了!

白云溪自然清楚竹高歌所圖,如果竹高歌真的娶走了雙雙,先不說白雙雙的命運,未來的白家還不是他竹高歌做主,甚至竹高歌還想圖謀白家真仙代代積累的遺產。

因此這事情,白云溪決不能答應。

竹高歌的臉色不好看,冷聲道:“你們白家,現在處境艱難,如果沒有我出手相助,你們是斗不過蔡家的,如果白家在帝路戰臺失利,天竹一脈也要考慮考慮,你們白家是否有資格繼續掌握白鳳洲了!”

“你還想威脅我?”白云溪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

“我說的只是一個實情。”竹高歌淡淡道:“如果我娶了白雙雙,我就是白家的女婿,往后誰還敢在白家地頭上撒野,況且,我承諾,會尋找道一些延續壽元的寶藥,為白家老祖延續壽元。”

“此事,等我匯報給老祖,讓老祖做決定吧。”白云溪回應。

“你!”

竹高歌的臉色陰沉,白家老祖閉生死天關,不可能出關的,現在白家大大小小的事情,皆是白云溪說的算,他白云溪如果不點頭,也不能強娶啊。

畢竟,白家是他們群族的附屬勢力,為他們群族進貢了幾十萬年,眼看著白家不行天竹一脈就對該族下手,這要是傳出去,必然損害家族名聲。

竹高歌很是火大,隨即目光看到了白雙雙身邊的蘇炎,便是冷冽道:“聽竹向明長老說,,你得罪了太上教的強者?”

“有這事嗎?”蘇炎淡淡道:“在下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不知你所指的是哪一位?”

“野修就是野修。”

竹高歌看了看白云溪,冷笑道:“放棄我,指望一個野修,你們白家還有什么氣數,真是不知進退!”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白云溪平靜回應。

“呵呵,話不要說得太滿,我提出的條件,你慢慢考慮吧。”竹高歌最終用目光,上下巡視白云溪的身材,相貌,像是在鑒賞一個玩物,笑道:“當然,到了那一天你點頭, 我會加碼的!”

竹高歌走了,留下一位神情倨傲的老人。

這老人看了一眼白云溪,皺眉道:“白云溪, www.nsfasvi.cn你是一個聰明人,應該知道竹高歌的身份,即便是他要娶走你們姐妹二人又有什么?能和白家生死存亡比較嗎?有些事情,該付出就要付出,你一個女人家,何苦強撐著?”

“你也是他的說客?”白云溪寒著臉道。

“老夫隨口一說。”齊林御神情傲慢道:“我乃是天竹一脈供奉,你們白家申請天竹一脈援助,由老夫接了任務,負責交代你們一套合擊大陣!”

齊林御的神情極為傲慢,是一位陣道大師,像是白家這種小地方,他不屑一顧,若非這任務報酬豐厚,他也不會來這種小地方。

“什么時候開始?”白云溪問道。

“現在開始吧。”齊林御不耐煩揮手道:“能不能學會,就看他們的天分了。”

“一個狗屁陣道大師,牛逼哄哄的。”蘇炎一陣搖頭,現在的白家處境艱難,向天竹一脈申請援助,結果援助來了一尊大神,白云溪雖然心中不快,可是也不敢發難。

很快,白家參戰的十大不朽,匯聚在道場中。

黑臉男他們很明顯排擠蘇炎,不和他站在一起。

齊林御對于蘇炎也嗤之以鼻,一個野修,能有什么見識?估摸著都學不會。

到也不得不說,齊林御傳授給他們十位的合擊大陣,當真有幾分火候。

不過當教導結束,蘇炎心中惡寒,這狗東西還留了一手,并沒有將合擊大陣所有的變換之道,傳授給十大不朽。

以蘇炎的奇門造詣,直接就洞察到,這大陣應該還有深層次的運轉法門,不過齊林御沒打算教給他們。

“三百株不朽寶藥,就被這老東西掙到手了?還他媽留一手!”

蘇炎有些眼紅了,這也太容易了吧?如果自己亮出他八品奇門宗師的身份,怕是直接會成為各大仙門道統的座上賓!

“好了,這套十門乾坤陣你們多多琢磨,有任何不懂的盡管來問老夫。”齊

林御虛瞇著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德行,他也想盡快完成任務拿了藥材離開白家。

反倒是景福他們,將齊林御奉為天人,一臉的獻媚,夸贊合計之術多么了得,夸贊齊林御的手段多么高深莫測。

景福他們很明顯在巴結齊林御,齊林御也非常受用,滿臉笑容。

“這個野修!”

隨即,當齊林御發現蘇炎拍拍屁股走人,臉色頓時拉了下來,搖頭在心里暗道:“野修就是野修,沒前途,不會來事!”

景福在一旁冷聲道:“大人何須在意一個野修,我看他是沒有任何心得,插不進話怕尷尬,因此只能羞憤離去。”

“說的也是。”

齊林御喜怒無常,頓時笑道:“老夫這套合擊陣法,變幻多端,只要你們勤加修習,定然可以在帝路戰臺徹底勝出,來來來,老夫在為你們演變一次。”

“多謝大人!”

景福他們興奮呲牙,如獲至寶。

“走了?”

白云溪微微蹙眉,目光看了看蘇炎離去的背影,她也覺得十門乾坤陣很是不凡,可以增幅他們的戰力,可蘇炎為何走了?

雖然她和蘇炎接觸的時間非常短暫,可越發覺得蘇炎像是一團謎,深藏不露!

血路是什么?完全是拿命來填的試煉地,極為血腥和殘酷,白云溪暗中打探過夏昆侖,據她所知,夏昆侖在血路半年的時間,斬殺的不朽者,絕不少于上百人!

這是一個什么概念?對于白云溪來說,完全就是一個殺星,天賦和悟性怕是也很高,要不然白云溪不可能許諾蘇炎供奉首席之位。

時間飛逝,轉眼間十日過去。

這一天,白家祖地中,傳來一陣陣鐘鳴之音。

“終于開始了!”

秘府中,蘇炎伸了個懶腰,他站了起來,推門走出。

不遠處,他已經看到白云溪九大不朽,氣勢都很強盛,都在七八重天,唯有白良工和景福是九重天的不朽境強者!

蘇炎邁步走過去,和人群匯合。

也有陰森森的目光看過來,齊林御不善道:“小子你可以,老夫教導了十天,你一天都沒來,戰臺之上十門乾坤陣一旦出現漏洞,被敵人找到可乘之機破掉,我看你如何交代!”

“不勞你費心。”蘇炎淡淡道。

齊林御氣不打一出來,怒視著蘇炎,剛要說話白云溪的氣勢逐步強盛,壓蓋了全場。

雖然是一介女流,可是她的精氣神太旺盛,如一位女將,流動出強大的戰意,沖霄而起!

“此戰必勝!”

白家上下嘶吼,聲音如雷霆,炸響在云霄之中,震散了漫天云朵!

“我們走!”

白云溪冷喝,氣勢越發的驚人了,景福他們雖然是九重天,但是在八重天的白云溪面前,真的弱了很多。

十大不朽,沖出了白鳳城,朝著帝路戰臺橫渡而來。

帝路戰臺,一年會宣告結束。

現在距離結束,也僅僅只剩下三天了。

相鄰小說:至尊兵王國手圣醫太古戰神萬古丹帝神魂丹帝都市透視狂醫不死武神嫡女來襲,王爺太腹黑重生之秦帝歸來萬界武神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宁夏11选5预测结果 双色球规则 福彩七乐彩复试中奖规则 极速快3彩票平台 自己做app可以赚钱 移动外包业务赚钱吗 红酒专业赚钱 千禧3dp3开机号 爱波网北京单场-百度 时时彩开奖是什么程序 家有电脑怎么赚钱 天易棋牌人气怎么样 十一运夺金中奖 玩小游戏赚钱软件 pk10技巧稳赚五码 体彩 锦鲤俱乐部分享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