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妙手神農->章節

第四百三十章 血腥交鋒

上一頁      章節列表      下一頁

熱門推薦:

在發出動靜的瞬間,對方暗呼大意,知道他自己是心急了,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現在想要后退根本來不及,急忙一個閃身,避開激射而來的青石,青石飛速穿過荒草,將一棵手臂粗細的小樹砸斷,可見青石的力量十分巨大。

對方終于暴露,此人的主要身份,應該就是一個殺手,身上穿的衣服,竟然可以隨著他的移動,跟著周圍的環境變色,可真是一件寶物。

不過一旦對方暴露,余飛根本不需要看見對方,空氣的流動、氣味的變化、環境的變化等等一切,都可以幫助余飛確定對方的位置。

殺手一把抽出背后特制的窄刃長刀,發出一聲鏗鏘有力的金鐵交鳴之聲,刀刃說過如同傳說中的吹毛斷發,一片荒草整整齊齊的被割斷,還絲毫不影響對方手里長刀的走向。

“一只見不得光的小老鼠,裝什么風蕭蕭兮易水寒,來吧!”

余飛不好主動出擊,干脆使用激將法,刺客的鼻祖之一就是荊軻,當年送別他留下的名句,今日剛好用來諷刺這名殺手,一般人根本受不了這樣的侮辱。

但是對方的心理素質明顯很強,余飛發現對方尖嘴猴腮的臉上,出現了怒氣,卻沒有第一時間沖上來,反而站在遠處,小心的打量著余飛,像是一只獵豹,在觀察著自己的獵物。

“話說膽小如鼠,說的就是你這樣的慫蛋吧?”

余飛挑釁的勾勾手指,一臉的輕蔑。

就算對方的修養再好,余飛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是個爺們都忍不了,殺手的忍耐也終于到達了極限,手提窄刃長刀,斜向后四十五度上揚,雙腳宛如踩在冰面上一般,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了過來。

但是對方的殺氣再也不隱藏了,余飛感覺仿佛一個殺人惡魔正在向自己靠近,對方每前進一步,腳底下都仿佛踩著無數的尸體當做墊腳石。

余飛無法想象,這一把刀一個人的背后,已經堆積了多少的冤魂,才可以造就這樣陰冷逼人的殺氣。

殺手一步步靠近,每一步落下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加速,隨時也可以后退,步法看似簡單,卻大有門道,可謂進退有據,步步殺機。

余飛也緊張了起來,這樣的對手他還是第一次余飛,此人專修殺人技,一切以殺死對方為目的,還是一個武學高手,是余飛得到龍珠以來,遇到的最強勁的對手。

無論怎么緊張,余飛都沒有表現出來,體內的內力緩緩流轉,集中在雙手雙腳之上,靈氣緩緩包裹全身,雙手做出一個宛如太極般的起手式,左腳點地,右腳抓地,雙手握拳,一前一后前后呼應。

氣勢一點點的上漲,余飛的殺氣也漸漸流出,他的殺氣沒有對方的濃郁,卻相當的精純,一絲一毫都能給對方巨大的壓力。

【愛尚小說】 兩人都不干忽視對方的實力,殺手講究的是一擊不成遠遁千里,所以每一次出手,都會讓對方和死神無限接近,所以余飛必須全神貫注的防備,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對方手里的窄刃長刀,反射出光芒剛剛照在余飛的雙眼之上,他似乎忍受不了這樣的強光,微微瞇眼。

此舉似乎是殺手有意為之,人的視覺系統,在光線忽然加強的時候,會出現一瞬間的致盲,然后慢慢適應,這也是殺手的刺殺手段之一,在余飛瞇眼的瞬間,對方猛然加速,手里的窄刃長刀,劃出一道白色的流光,以極快的速度向余飛的咽喉直刺而來。

說時遲那時快,對方從余飛瞇眼到出招,只用了十分之一秒,簡直超越了人類的極限,估計這一招對方苦練多年,看似簡單卻是一招及其有效的殺人技。

余飛在察覺到亮光的瞬間,就知道對方要動手了,可是誰都不知道他的身體有多變態,雙眼不光可以夜視,對于強光的適應能力,也遠超常人,所以那一絲光芒,根本沒有對他造成絲毫的影響,只是他身體本能的瞇眼而已。

所以在對方出刀的瞬間,余飛也動了,身體猛然后仰,一直點地的左腳,宛如奔雷般從地面激射而起,絲毫不遜色于對方的速度,直踢對方的心窩,余飛這一腳就算是青石,也能被踹碎,要是踢中人體,可以瞬間震碎對方的五臟六腑。

兩人都蓄勢已久,所以動手的瞬間,都使用了全力,想要將對方秒殺。

殺手看到余飛反應這么快,心跳似乎停止了一瞬間,知道自己這一刀無法對余飛造成致命的傷害了,而余飛已經反擊,這一腳殺手根本不敢硬接,只能將刀鋒一撩,該刺為劈,削鐵如泥的刀鋒,對準余飛的左腿毫不留情的猛劈而下。

看到這一幕,余飛急忙一個后空翻,對方的刀鋒擦著他的腿毛而過,幾根彎曲的黑色毛發和他的一截褲管,飛揚在了空中。

第一次交鋒,兩人都沒有建功,反而都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殺手快速后退出七八米遠,余飛也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的左腿。

余飛再次小心的凝實著對方,殺手一臉驚恐的看著余飛,他剛剛使用出來的必殺絕技,考慮到了天時地利,從未失手過一次,余飛是第一個在他的必殺絕技之下存活下來的人,還差點要了他的命。

“這就江郎才盡了嗎?”

余飛緩緩吸進去一口氣,將氣勢穩定了一下,又繼續看著對方,嘲笑般問道。

所謂殺手,幾近冷酷,原因無他,只為冷靜,余飛深知這個道理,所以不斷的激怒對方,就是為了讓對方無法冷靜下來,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實力,自己的勝算才可以大一些。

可是這次對方不再沖動了,剛剛的交鋒,雖然只有一招,卻已經將兩人的實力都展現了出來,對于余飛的定位,對方又高了幾分,自然不愿意再輕易的動手了。

這就讓余飛很不舒服了,對方穩穩當當的站在那里,眼睛似乎亂瞄,很快就停留在了刀疤的身上,嘴角掛上了冷笑。

“媽了個逼!”

余飛在心里罵出了臟話,這是自己最擔心的一環,對方不愧是殺手,果然是無所不用其極,竟然盯上了昏迷不醒的刀疤。

余飛慢慢移動腳步,擋在了刀疤與對方的中間,更加小心的盯著對方的動作。

那名殺手嘴角掛著冷笑,再一次一步步逼近了過來,他這次的目標很明顯,就是毫無防備能力的刀疤,但是最終目的大家都清楚,那就是余飛。

如果對方要一刀劈死刀疤,余飛就不得不阻攔,他就可以借勢攻擊無法后退的余飛。

用自己兄弟的生命做威脅,余飛的怒氣漸漸爆發,殺氣也越來越濃,這是他最不能被觸動的逆鱗之一。

殺手在不斷的逼近,竟然還卑鄙的不斷轉換位置左右移動,想要給余飛更大的心理壓力。

余飛這會已經恢復了不少,所以站在刀疤邊上的時候,偷偷的痛過腿與腿的接觸,給刀疤又傳過去一些靈氣。

當距離再次逼近到三米之內的時候,對方再次出手了,一個閃身移動到了一邊,對準刀疤的胸口,一刀刺出。

如果這一刀對準的是余飛,余飛可以躲避,但是目標是毫無移動的刀疤,他只能迎了上去,準備空手接白刃。

對方早有準備,明著是為了攻擊刀疤,其實目標就是余飛,余飛剛剛迎上來,刀鋒一轉,向上撩起,將余飛進攻的路數盡數封死,看起來余飛仿佛自己主動往刀口上撞。

余飛心中暗罵卑鄙,他就知道結果會這樣,卻又不得不迎上來,看到對方已經變招,當然不敢再主動往上湊了,急忙收身后退。

這次對方學聰明了,就算攻擊的時候,還在移動,余飛沒有出腳的機會,對方換了個方向,又逼了上來,捥出一個刀花,余飛看到面前盡是一片綿延不絕的銀色浪潮。

對方又使出了一個壓箱底的絕招,沒有武器的余飛,看到滿天刀影,所謂的空手接白刃都成了笑話,只能一個虛晃,又閃到了一邊。

可是他被迫無奈的后退,對方又對準了刀疤,刀尖直直刀疤的咽喉。

余飛徹底被逼急了,如此這般下去,自己總會被逼出破綻,對方永遠占據主動,鬼知道對方還會不會想到更卑鄙的手段。

“畜生!”

余飛怒急攻心,大喊一聲,一個飛撲向對方躍出。

看到余飛終于爆發了,對方嘴角的冷笑更勝,他等的就是這一刻,避也不避,轉身對準余飛又是一刀。

余飛這次沒有后退,甚至沒有躲避,直接伸手,一把抓向了對方的刀刃。

如此削鐵如泥的長刀,余飛竟然伸手去抓,對方徹底蒙了,但是下一刻又恢復了過來,行刀軌跡依舊,他自信余飛敢徒手接刀,必然會被自己一刀將手斬斷。

余飛出手的瞬間,內力全部集中在了右手,大量的靈氣也被他調集了過來,整個手仿佛變大了幾分,皮膚周圍的光線因為內力雄厚,都有些扭曲。

哧……

余飛真的一把抓住了對方的長刀,死死的握在了手中,可是刀刃瞬間切開了他的皮膚,鮮血將刀鋒染紅。

“啊!”

余飛死死的抓住刀鋒,一聲怒吼,對方想要抽刀,卻根本做不到。

真正力氣的較量,余飛還真的不怕任何人,手臂發力,想要將對方的窄刃長刀奪過來。

可對方也不是好相與之輩,對于一個習武之人,武器就是自己的第二生命,怎么可能輕易被奪走。

對方很驚訝余飛的手為何這么堅韌,同時手腕用力,扭動長刀,想要割斷余飛的手指,余飛的骨頭都發出了嘎嘣的聲音。

幸好余飛的**經過靈氣多次的強化,不然一般人抓住長刀的瞬間,手指早就被切斷了。

推薦閱讀:大道朝天滇嬌傳之天悅東方蒼穹之上醫流高手極品女總裁圣印至尊人道帝尊六跡之夢魘宮英雄聯盟之奇跡時代符篆蒼穹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18018期足彩进球彩推荐 最新金蟾捕鱼无限金币 365棋牌下载 今天福建快三豹子推荐 小编为你总结网上兼职赚钱日结 付费文档 赚钱 看新闻赚钱可提现到微信的 网络代理赚钱吗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是几点 黄鳝和青蛙养殖什么赚钱 内蒙古快三和值图 河北11选5技巧 重庆时时彩网 我想赚钱买一部手机 战族牧风播捕鱼赌博 棋牌娱乐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