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妙手神農->章節

第一百八十四章 蘭花展開始

上一頁      章節列表      下一頁

熱門推薦:

蘭花好不容易失而復得,余飛決定從今天開始,吃喝拉撒都不讓蘭花離開自己十米之外,以免再次出現意外,不然自己跑這一趟,加上經歷了這么多,不就顯得毫無意義。

袁心怡將余飛送到賓館之后,竟然借著這次的丟花**,對這盆花展開了營銷,通過她的圈子,將這株蘭花的消息放出去,并且將蘭花離奇失竊和曲折找回的故事傳了出來,這樣這株花將會成為一株有故事的花。

而且她聯系了一個本地報社,報社也想蹭一蹭蘭花展的熱度,正好發愁沒有合適的切入點,立馬與袁心怡一拍即合。

報社首先為這株花編造了一個曲折的采花和養花故事,還有這次的被盜**,整體看起來就是這株花經歷了風風雨雨,終于修成正果,正好與它紫皇蘭花的名字相對應,歷經千辛萬苦最終登上巔峰。

原本這株紫皇蘭花在蘭花圈子里已經有了一些名字,經過這一番的營銷宣傳,立馬被蘭花愛好者熟知了起來,大家都知道有這么一株奇花在明日的蘭花展出現。

一些蘭花的狂熱愛好者坐不住了,可是袁心怡將余飛的聯系方式沒有公布,誰也找不到余飛這里來,越得不到的心里越癢癢,蘭花展開始的前一天,大家都在討論這株蘭花,在明天將拍出怎樣的價格來。

“一個被中藥耽誤的商業天才。”

余飛看著袁心怡在哪里從容布置,等她忙完之后,余飛笑著說道,袁心怡做起事來條理清晰,效率相當的高,效果當然也不差,余飛不得不服。

“這個評價我喜歡。”

從余飛的嘴里聽到肯定的話不容易,袁心怡會心一笑,相當的不謙虛。

“明天蘭花展,我們需要準備什么嗎?”

余飛這才想起來,自己為了這株花跑了兩天時間,連蘭花展的具體情況都不了解。

“不需要,展臺我都讓朋友準備好了,明天過去就行了,我明天開車來接你。”

袁心怡的人脈不小,只是似乎不愿讓余飛過多的沾染,這點事情,對于她來說隨便一個電話就能搞定。

“恩!恩……?”

余飛答應了一聲,隨后立馬反應了過來,袁心怡說她來接自己,那就是今晚不在這里住了。

“哼,你這個大流氓想啥呢,今晚我要回去陪陪爺爺。”

袁心怡看到余飛的表情,撅噘嘴得意的說到,余飛今晚想打她的注意是不可能了。

“沒想啥。”

余飛搖搖頭,強扭的瓜不甜,這種事需要慢慢來,而且他也不想背上良心債,雖然身體很誠實,可是冷靜下來的時候,大腦在不斷的告訴他,不能沾花惹草了,家里已經有兩尊大神了。

“你早點休息吧,我先走了。”

袁心怡看到余飛平淡的神色,心里微微有些失望,雖然她不想和余飛有過快的進展,也不想和余飛劃清界限,她是個女孩子,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

余飛將袁心怡送到電梯口便回來了,看到空蕩蕩的總統套房,沒有了袁【愛尚小說】心怡,總覺得像是缺點什么一樣。

余飛這才體會到有些成功的人,反而覺得不快樂,為了名利拋卻朋友家人,最終發現有多少錢,都買不來一個知心之人,一個人對著空蕩蕩而富麗堂皇的家,或許和自己現在的感覺有點像。

搖搖頭將矯情的想法甩開,余飛盤膝坐在沙發上面,雙手放置于雙腿之上,開始了打坐。

刀疤教給自己的內功心法需要時常打磨修煉,才可以不斷的進步,修煉的時候感覺時間過的快,一個人的時候就不會覺得無聊,反而那種不斷進步的感覺,讓人有種充實的感覺。第二天日上三竿,袁心怡才開車前來,門鈴響起來的時候,盤膝而坐的余飛緩緩睜開眼睛,張嘴吐出積累了一夜的濁氣,走過去打開了門。

“走吧,蘭花展都開始了,大家都等你的寶貝出場呢。”

袁心怡沒有進門,看了一眼時間之后說道。

“大人物總是最后出場,花也是一樣,這不是你故意要吊別人的胃口嗎。”

余飛撇撇嘴,這次袁心怡的打算他看出來了,都中午一點多了,她明顯是故意拖延時間過來的。

“當然了,這會去剛剛好,下午要進行名貴蘭花評選,進入排名的蘭花,才可以參加晚上的蘭花拍賣。”

袁心怡點點頭。

說話間余飛已經抱著蘭花走出來,繼續袁心怡開車,余飛仿佛抱孩子一般抱著蘭花,生怕給磕著碰著。

余飛抱著蘭花再次走進蘭花展的時候,立馬吸引了無數的目光,因為這株紫皇蘭花,已經在袁心怡刻意宣傳下名聲大噪。

幾乎人人都見過這株蘭花的圖片了,也知道將有一株珍品蘭花參加展覽,一些外圍的蘭花愛好者,早就等在這里,就只為目睹一眼紫皇蘭花的真容。

余飛滿臉驕傲,這就叫做人憑花貴,聽到一些人羨慕的話語和驚嘆聲,余飛心里十分舒爽。

兩人直接穿過了普通區域,直接來到了比較核心的圈子,這里都是一些名貴品種的蘭花,而這里的要么都是忠實的蘭花愛好者,要么是一些附庸風雅的土豪。

就算是在這里,余飛抱著紫皇蘭花出場,依舊引來了無數羨慕的目光,對于蘭花愛好者來說,一株好的蘭花,和一個美女差不多。

袁心怡帶著余飛來到了最顯眼的展臺,一個衣裝革履,臉上掛著溫和笑容的年輕人走了過來。

“心怡你們來了,這位兄弟就是你說的余飛吧?”

男子走過來一邊說話,一邊對著余飛已經伸出手。

“你好,我就是余飛。”

余飛也大方的伸出手,還未接觸,男子彬彬有禮的語氣就讓人十分舒服。

“你好,我叫胡正剛。”

男子和余飛輕輕的握手,順便自我介紹了一下。

“小剛,麻煩你了啊。”

袁心怡甜甜的笑了一下,和胡正剛竟然輕輕擁抱了一下。

“麻煩什么,我還怕你懶得理我呢。”

胡正剛對著袁心怡憨憨一笑,仿佛弟弟對姐姐說話一樣。

“好幾年沒見過你了,成熟了不少,看樣子你在國外混的不錯。”

袁心怡細細打量了一番胡正剛說道。

“唉,去國外要飯而已,可沒有姐姐你活的瀟灑自由,對了,先把花放進去展臺吧,已經有很多人迫不及待了。”

胡正剛并不覺得自己出國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好事情,一語帶過,急忙接過余飛手里的花,走過去放進展臺里面。

這里的展臺為了更好的展示蘭花,又避免被人破壞,所以使用的如同珠寶店使用的玻璃展臺,幾面都是透明的玻璃,可以無死角的觀賞蘭花。

紫皇蘭花剛剛被擺進去展臺,立馬吸引了很多人涌了過來,圍在周圍開始了觀賞。

“咦,真的是紫皇蘭花,太美了。”

一個蘭花愛好者站在蘭花前面,驚嘆著說道。

“這株蘭花和上次出現的紫皇蘭花好像不太一樣。”

另外一個人皺著眉說道。

“的確,這株花上面的粉色條紋更加規律,而且銜接之處更加清晰可見,仿佛涂上去的一般,你看莖葉,葉形更加圓潤,一點瑕疵都沒有。”

一個老頭細細點評道。

“極品!極品啊!”

又有人驚嘆道。

余飛聽的咂舌,不就是一株花嗎,竟然被這些人夸成了這樣,自己怎么就沒有發現什么特別之處,在自己看來,頂多是一株值錢的金疙瘩而已。

“余飛兄弟這株花可能要拔得頭籌了,紫皇蘭花這么多年這是第二次出現,上次出現還是蘭花這個品種比較偏門的時候,所以價格沒有炒出太高,后來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這次一定可以拍賣出一個新的記錄出來。”

胡正剛看到蘭花那么受歡迎,轉過頭對余飛真誠的說到。

他說的話非常昂人舒服,一方面在夸蘭花,另一方面又沒有拍馬屁阿諛奉承的感覺在里面,讓人十分舒服。

這或許就是多讀書的好處了,不光學歷高,就連說話就可以無形之中讓人十分舒服。

“我就是俗人一個,根本不懂這些,要不是心怡發現這株花,可能哪一天就讓我母親拿去喂豬了,我也就是拿來換點錢花花,錢越多越好,什么記錄之類的不重要。”

余飛笑著說道,說話間拿出煙遞給胡正剛。

“謝謝。”

胡正剛接了過去,并沒有因為余飛習慣抽這種普通的香煙有什么鄙夷,反而主動拿出了火幫兩人點上。

“好幾萬的Zippo打火機,點著幾塊錢的煙,還把你們抽的滿臉享受。”

袁心怡看到余飛拿出那讓人造型的劣質香煙,忍不住調侃道。

“額……”

余飛剛剛吐出一口煙,聽到袁心怡的話,低頭看了一眼胡正剛的打火機,再看看自己一塊錢一個的打火機,嘴角抽搐了起來。

“吸煙只是一種習慣,煙沒有好壞,反正抽什么都對身體不好,幾千塊一根的雪茄,不也能抽出癌癥。”

胡正剛急忙開口,他做事很周到,以免余飛尷尬,也堵住了袁心怡的嘴。

“好兄弟,給面子,晚上我請你大保健。”

余飛咬著牙瞪了一眼袁心怡,她這是故意給自己找不痛快,那自己也讓她不舒服一下。

“好啊。”

在胡正剛的記憶中,幾年前國內的大保健就是洗洗澡、搓搓背、拔拔罐、再來個按摩。

“你敢帶壞小剛,信不信我割了你的東西!”

袁心怡怒視著余飛,一臉殺氣。

“心怡,余飛兄弟也是好意,多個朋友多條路,一起多交流一下沒有錯的。”

胡正剛不明所以,還在幫余飛說話。

“小剛,這貨就是個暴發戶,一身壞毛病,他讓你干啥都別去。”

袁心怡一個姑娘家,也沒法給胡正剛解釋大保健暗指什么,只能好言相勸,不過順便就將余飛給捎帶上貶低了一頓。

胡正剛不說話了,眼神在袁心怡和余飛的身上來回掃了幾次,在他看來,余飛和袁心怡這和相愛相殺的情節有點相似,他的心里出現了濃濃的失落。

“蘭花評選即將開始,請各位讓開道路,我們將有專家開始對展臺上的蘭花進行評分。”

這是主辦方通過音響設備宣布評選開始。

三人的話題被打斷,一起站在了展臺邊上,余飛走過去才發現,胡正剛一個人擁有兩個展臺,一個給余飛使用,他自己竟然也帶來了一株蘭花,余飛對蘭花沒有研究,所以并不認識是什么品種。

“小剛,你這株藍冰也是珍品啊。”

袁心怡這才看到胡正剛的拿來的蘭花,忍不住驚嘆道。

胡正剛的蘭花名為藍冰,花瓣主體為深藍色,又深淺交錯,每一片花瓣都仿佛一片凝固的浪花。

推薦閱讀:大道朝天滇嬌傳之天悅東方蒼穹之上醫流高手極品女總裁圣印至尊人道帝尊六跡之夢魘宮英雄聯盟之奇跡時代符篆蒼穹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捕鱼大师现金官方下载 奥客彩票网 河内5分彩全天计划软件 福彩3d专家预测 华彩网网址 网上赚钱快三 免费的单机福州麻将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图 宁夏十一选五玩法 手机qq红包赚钱的软件 最好的丰禾棋牌官网 升级赚钱单机游戏 天津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极速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中国在国外建高铁赚钱吗 南京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