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大道朝天->章節

第二十三章故地重游

熱門推薦:人皇紀劍徒之路絕世藥神超級兵王神醫凰后透視醫圣三界紅包群遮天至尊重生詭秘之主

阿飄的修為境界稍差些,被燙的有些說不出話,只能對著柳十歲豎起大拇指。

平詠佳則是滿臉贊嘆與仰慕說道:“不愧是大師兄,劍法真好。”

元曲忽然想到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年前,那次試劍大會之后,他曾經與顧清討論過神末峰的排序問題,下意識里看了顧清一眼。

顧清神色如【愛尚小說】常,就像是沒有聽到平詠佳的話,元曲還是有些不安,又吃了些肉,便放下筷子,向著崖邊走去。

來到竹椅旁,他蹲下身子,輕聲說道:“依照門規,大典當天,您需要拿出承天劍,接受所有青山弟子的朝拜,您看……”

顧清剛從朝歌城回來的時候,便說過這個問題。

誰有承天劍,誰就是青山掌門,這是當年井九用來堵方景天的原話,不管是因為門規還是這句話,承天劍總是要現世的。

井九摸了摸阿大,說道:“就這么辦。”

阿大閉著眼睛,緊緊抱著寒蟬,就當是睡著了,沒有聽到這句話。

沒用多長時間,火鍋便吃完了,適越峰的弟子過來收拾殘局,同時帶來了一位適越峰長老與幾名清容峰的少女弟子。

那位適越峰長老對井九恭謹行禮說道:“掌門真人,您的禮服已經制好了,請試穿一下可否?”

清容峰的少女弟子們壓抑住緊張與好奇、興奮,抱著手里的華服款款拜倒。

井九沒想到做青山掌門居然這么麻煩,看了元曲一眼。

元曲趕緊解釋道:“一百多年前那次,柳詞真人離世不足十年,依門規一切從簡,今日……”

聽人解說青山門規也是件極麻煩而無趣的事,當年井九不愿見元騎鯨便有這方面的原因,他直接從竹椅上站起身來,對那名適越峰長老無奈說道:“快些。”

看著洞府石門緩緩關閉,卓如歲等人對視一眼,差點笑出聲來。

柳十歲拿著不二劍在衣袖上擦了擦,然后在手腕上一扣,重新變成劍索。

如果放在以前,不二劍今天被拿來切了這么多肉,也沒有被仔細清洗,必然會極為惱火,震動不停,但今天可能是因為離井九太近,顯得極為老實。

柳十歲走到崖畔,站到趙臘月身邊。

趙臘月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么。

這一百多年里,除了井九在果成寺昏迷不醒的時候他們曾經有過一番長談,其余的時候很少見面。

但他們是最早追隨井九的人。

更準確地說,他們本來就是景陽當年留給青山的人。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們的關系也是特殊的,有種非常獨特的默契。

他們曾經在桂云城里聯手殺死過洛淮南,聯手追殺過太平真人,彼此之間不需要言語,便能知道對方想做什么。

但今天趙臘月有話想要對他說,因為那非常重要。

“他可以走了。”

聽到這句話,柳十歲沉默了會兒,說道:“那就走吧。”

大道不必一直同行。

“他走后你想做些什么?我是指除了修行之外。”趙臘月看著他問道。

柳十歲望向云海的那邊。

那是遙遠的天邊。

“我想呼風喚雨。”

“嗯?”

“我想一瞬千里,我想遨游四海。”

柳十歲笑了笑,說道:“我還想睡在夢里,醒在夢境。”(注:法老的我想)

在夢里沉睡,醒來是現實。

若現實如夢境,那便是好的。

反過來想,則是夢還身前疑入夢的意思。(注:我的。)

趙臘月明白這四句話,卻不明白他有何指。

便在這時,伴著沉重的摩擦聲,洞府石門再次開啟,井九走了出來。

那位適越峰長老與幾名清容峰的少女捧著華服跟在身后,臉上滿是不安的神情。

“怎么了?”趙臘月迎了上去。

井九說道:“不喜歡。”

趙臘月上前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領,說道:“是啊,你還是穿白的好看。”

柳十歲看著這幕畫面,又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

……

在神末峰住了三天,柳十歲說要去其余諸峰逛逛。

他已經一百多年沒有回來過了,顧清等人很理解,井九躺在竹椅上擺了擺手。

猿猴們忽然大聲叫了起來,顧清聽了聽,發現無甚意思,便沒有理會。

柳十歲沒有馭劍,順著石階而下,負著雙手,看著崖間的藤蔓與流下來的細水,似乎對什么都很感興趣。

沒走多長時間,便來到了一座有些古舊的木屋前,他停下腳步,走進去看了看那些黑茶,自言自語道:“這就是顧清修的那間房子嗎?”

木屋外,猿猴們的叫聲此起彼伏,他向窗外看了一眼,皺眉說道:“真是聒噪。”

整個世界頓時變得安靜下來。

離開木屋,柳十歲繼續向峰下行走,初春時節,又有青山大陣,山風清涼宜人,他卻取出了那把折扇慢慢搖著,隱隱可以看到扇畫上似乎畫著一朵花。

青山九峰,神末峰最孤,只有清容峰在相對較近的地方,就這樣望著它。

柳十歲來到清容峰下,對值守的清容峰弟子報上名號,說想上峰游玩一番。

那些清容峰的少女知道他就是傳說中的柳十歲,很是吃驚,趕緊向他行禮,表示不用通傳師長,請他自便。

看著他消失在山道上的身影,這些少女們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情緒情緒,紛紛議論起來。

“聽說柳師叔的道侶是位狐妖,所以才沒能留在青山,今天一看他滿身正氣,哪里像妖邪之輩?”

“娶狐妖不代表自己就是妖,現在朝歌城里的神皇陛下便是狐妖生的,又能如何?”

“說起來柳師叔搖扇子的模樣,真不像是修道中人,更像個書生。”

“你這個小傻瓜,柳師叔現在是一茅齋的大人物,本來就是書生啊!”

……

……

柳十歲自然不知道那些少女在身后議論什么,在山道上緩步行走著,遇著花便停下聞一聞,看著古松便伸手摸一摸,顯得頗有興致。

時隔多年,再次回到青山,他就像個孩子一樣,對所有的景物與變化都充滿了好奇。

待他來到梨澗谷時,有位清容峰長老在那里迎著他。

柳十歲說道:“師姐,聽聞梨花釀味道極佳,能不能賞些與我喝?”

那位清容峰長老微微一怔,示意弟子去山洞取了罐酒。

柳十歲行禮致謝,拎著那罐梨花釀飄然而起,便來到了秋語臺上。

秋語臺是清容峰第二高的地方,天氣好的時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峰頂那塊黑色的巨石以及石后的那株花樹。

如果運氣好或者不好,甚至還能看到清容峰主南忘。

今天的天氣很好。

柳十歲坐在秋語臺的亭子下,緩緩飲著至清至純的梨花釀,微笑看著那邊。

霧氣漸散,顯露出清容峰頂的畫面。

南忘倚在黑石上,提著一個小酒壺,看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意甚閑適,不復當年醉態酣然的模樣。

柳十歲看著那處,眼里都是溫暖的笑意,飲了口酒。

有清風徐徐而起,拂落花樹上的花瓣,紛紛灑灑落在南忘身上,如輕撫一般。

相鄰小說:我真不是神探跑出我人生文娛萬歲基因致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滇嬌傳之天悅東方蒼穹之上醫流高手極品女總裁妙手神農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