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妙醫鴻途->章節

第2268章 一山不容二虎

熱門推薦:至尊重生劍徒之路三界紅包群絕世藥神神醫凰后透視醫圣天下第九遮天人皇紀

剛下過雨的天氣,路面潮濕,雖然地面鋪著磚石,但坑洼處積蓄了水塘,高大的黑色皮鞋踩上去,繞著鞋底的邊緣濺出泥珠,將黑色的西褲腿管弄臟。

秦經宇打著黑色的雨傘,穿過足有五六百米縱向的廣場,抵達一個咖啡廳。咖啡廳的角落,早已坐著一個氣質出眾的女子,手里拿著金色的攪拌勺,目光望著被打得斑駁的單面玻璃。

“好久不見!”秦經宇將黑傘掛在入口玄關,走到女子的對面,“沒想到你會愿意見我!”

水君卓笑了笑,“其實我不想見你,但你說的話有道理,你和蘇韜的恩怨因我而起,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希望能幫你倆能化解矛盾。”

秦經宇搖頭,“起初的確是因為你讓我注意到他。現在已經跟你無關,我們倆注定是對手。當然,既然你出面了,我可以答應你。未來如果有一天他落到我手上,我會留他一條小命的。”

水君卓表情微變,捏緊了拳頭,終究還是頹然地笑笑,“秦大哥,你知道嗎,你變化很大,我幾乎快不認識你了。”

秦經宇嘴角難以察覺地抽搐了一下,深沉充滿磁性地說道:“不是我變了,只是我不再你面前掩飾真正的樣子。我真實的世界便是如此,充滿黑暗。我承認,你是世界上我唯一喜歡的女人。我原本以為,掩飾邪惡的自己,就可以俘獲你的芳心,其實并非如此。我現在表現出來的樣子,或許會讓你覺得恐怖,但這就是真實的我,而且早晚有一天你會接受這樣的我。”

“不!我絕對不會。”水君卓咬牙很認真地說道。

“真的嗎?”秦經宇哈哈大笑,“如果有一天我將蘇www.nsfasvi.cn韜踩在腳下,讓他成為我的階下囚,以我對你的了解,你絕對會為了讓我放了他,愿意接受任何條件。”

“你!”水君卓紅著眼睛,憤怒地望著秦經宇。

“怎么樣,這就是真實的我。我為什么要向電視劇里的男主角那樣,用溫暖甜蜜的方式感動你呢?那種辦法并不穩妥,相反用這種威脅你,讓你不得不服從的方式,不僅簡單,而且十拿九穩。”秦經宇看到水君卓眼神中出現恐懼之色,眼中的情緒很復雜。

自己真的要用恐懼來逼迫水君卓嗎?

“走了!”秦經宇站起身,很快玻璃窗外多了拿著黑傘的高大身影,落寞而堅定。

水君卓發現自己還是太單純了。

她幼稚的認為,蘇韜和秦經宇的矛盾,是因為自己。

男人的世界,刺刀見紅,女人是一方面,但僅僅是很小的一方面,更多的是因為事業、野心、抱負的對立。

蘇韜是世界之光,秦經宇是世界之影,天生的對立,一山不容二虎。

……

蘇韜在漢州調整兩日,抵達淮北合城,參加蔡佘二人的婚禮。

雖然蔡忠樸和佘薇兩人的年齡很大,也是二婚,但兩人還是決定舉辦西式婚禮。人靠衣裝馬靠鞍,佘薇原本就保養有道,而蔡忠樸穿了一身藍色的西服,竟然

仿佛年輕了十多歲,看上去滿是成熟大叔的氣質。

為了不讓破壞婚禮的秩序,所以蘇韜做了一些喬裝,低調地混入在觀禮人群當中。蔡妍作為伴娘出現在婚禮現場,穿著白色簡約的伴娘服,吸引了不少男性的目光。

“佘薇這女人還真是可怕,都這么大年齡了,還這么高調的結婚。”站在蘇韜不遠處兩個中年婦女,手里拿著紅酒杯,交頭接耳。

她倆的聲音很大,有些肆無忌憚,似乎故意想讓別人知曉。

“克死了自己的兒子和丈夫,獲得了聶家的財富,這種女人完全就是蛇蝎心腸,那姓蔡的一看便是短命鬼。”另外一個中年婦女附和道。

旁邊有個女人皺眉道:“你們是來參加婚禮的,還是來冷嘲熱諷的?如果并不是誠心帶來祝福,那請你們現在就離開!”

其中一個中年婦女蹙眉道:“我們當然不是帶著祝福而來,是為了看好戲的。”

蘇韜認出那個為蔡佘出聲的女人,竟然是蔡妍的母親姚芳華,如果那兩個嚼舌頭根的婦女知道姚芳華的身份,肯定要眼珠子掉下來,因為這世界實在太有意思了。

“看好戲,看什么好戲?”姚芳華不解地望著兩人。

“聽你的口音是外地的,應該是蔡忠樸那邊的親戚吧?你知道佘薇為什么擁有現在的財富和地位嗎?那都是建立在當初聶家辛苦打下的江山。佘薇現在轉嫁他人,那么這些家產難道還能落入旁人之手?雖然聶家落魄已久,但他們家族還是有不少分支旁系,怎么會眼睜睜地望著佘薇繼續在聶家臉上抹黑呢?”一名中年婦女不屑地掃了一眼姚芳華,“現在還沒有正式進入環節,等下你就知道,今天的婚禮會多么精彩了!”

此刻,酒店外突然出現十多輛客車,從客車里陸續走下穿著白色襯衣、黑色長褲,胳膊上戴著黑色孝布,酒店門口的安保人員看見不對勁,正準備通過對講機通知里面的同事,有人便已經率先沖了過來,一腳蹬在他的腹部。

對講機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數百號人如同鬼子進村,烏壓壓地朝里面狂涌。

舞臺上的牧師正在進行婚禮宣誓的環節,蔡忠樸身邊站著蔡妍,蔡妍手里拿著戒指盒子,蔡忠樸取出戒指,正準備套在佘薇的無名指上,轟的一聲巨響,紅色的實木門被直接撞爛,賓客們被嚇了一跳,在入侵者的安排下,分別站在兩邊,讓出一個通道。

佘薇眼睛一亮,竟然是聶海天的母親,也就是自己以前的婆老太肖華麗。

肖華麗已經七十多歲,身體一直不大好,與佘薇的關系一直很糟糕,尤其是聶海天出事之后,兩人就沒有再見過面。

肖華麗坐在輪椅上,平靜地看著自己的兒媳,冷笑道:“你這個不要臉的丑女人,我兒子被你害死,聶家的家產被你吞沒,你竟然還有臉結婚,這不是要讓我們聶家被淮北人恥笑嗎?”

佘薇皺眉道:“我與聶家早就沒有關系。聶家當初深陷絕境,負債累累,除

了藥王園出現危機之外,其他多個項目都面臨著爛尾的結局,如果不是我當機立斷,與銀行多次商談,拿到了貸款,并邀請新的投資商加入,如何能有今天的局面?”

佘薇說的沒錯,現在她擁有的資產,嚴格意義上,已經不屬于聶家。

聶海天出事之后,銀行斷貸,債主追上門,佘薇靠著自己的力量,扭轉困境。

不過,誰讓佘薇曾經是聶家的兒媳,所以天下人都會覺得佘薇擁有的一切,都是篡奪前夫的財產所得。

肖華麗指著佘薇的鼻子罵道:“你這個人見人騎的**,竟然有臉說這些,今天除非將聶家的東西全部吐出來,不然婚禮休想進行。”

佘薇冷聲道:“安保呢!將他們趕出去。”

內場出現不少打著蝴蝶結的服務生,他們帶著白手套,耳朵上掛著對講機,雖然人數不多,但訓練有數,分成幾人一組,將數百號涌入聶家打手,無形分割成很多區域。

“口氣倒是不小。”肖華麗氣得渾身發抖,“既然你不肯妥協,那么就只能用拳頭來說話了。”

場面上頓時混亂起來,“服務生”和“聶家人”纏斗在一起。

蘇韜朝蔡妍的方向摸索過去,因為他最擔心的是蔡妍會遇到危險。

果然佘薇是眾矢之的,“聶家人”四面八方朝舞臺涌去,盡管佘薇安排了得力的保鏢,但架不住對面實在是人多。

聶海天當初就是靠著江湖手段積累財富,佘薇重新接管之后,有心要讓經營的產業變得干凈,所以這批人能清退便清退,不能清退的,全部安排在空閑崗位,現在被人煽動了一下,全部揭竿而起!

雖然沒有接受過專業的訓練,但都是江湖舔刀的野路子,烏壓壓地洶涌而至,亂拳足以打死老師傅。

兩個一米八的大高個一馬當先,將兩名保鏢甩了出去,朝佘薇沖了過來,蔡忠樸咬緊牙關,擋在佘薇身前,下巴挨了一記鐵拳,整個人橫飛出去。

佘薇大驚失色,卻發現一個人影突然而至,將兩個大高個都踹飛出去。

佘薇定睛一看,此人似乎熟悉。

“我是蘇韜!你別擔心。”

蘇韜意識到自己因為喬裝、易容,所以佘薇沒認出自己。

他登臺后,單手輕輕地拽著蔡妍,蔡妍被蘇韜拉住的瞬間,便反應過來,眼前的男人便是蘇韜。

蘇韜原本告訴自己,他不一定會及時參加婚禮儀式,沒想到他已經到了。

又有幾個人沖上舞臺,全部都被蘇韜一拳解決。

下面的保鏢不虧是拿高薪的專業人士,經過一陣調整,慢慢扭轉前面的敗勢。

佘薇早就猜到,聶家人可能會來鬧事,但沒想到竟然安排了這么多人!

佘薇內心感慨僥幸萬分!

如果不是蘇韜及時出現,拖延時間,直到保鏢們逐步占據上風。

自己過早落到對方的手里,恐怕這場交鋒的戰果就得顛倒了。

相鄰小說:大魔仙祭煉山河星辰之主1852鐵血中華井口戰役大明1617萬界戰歌魔域大明1368九死仙尊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