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劍道通神->章節

第一百二十章 無雙劍威

熱門推薦:逆天邪神人皇紀三界紅包群超級兵王神醫凰后天下第九遮天絕世藥神劍徒之路

一劍橫空,劍光如太初神光撕裂天穹,犀利絕倫,直接斬向澹臺柏木。

這,是陳宗沒有收斂的一劍,是大極境戰力層次的一劍,一劍出,天地裂,澹臺柏木面色劇變,這一道劍光瞬息殺至,立刻叫他感覺到致命危機,猶如狂潮般的重重洶涌席卷而來,又仿佛火山爆發似的,狂暴無比。

沖擊!

不斷的沖擊,讓澹臺柏木渾身不自覺的顫動起來,都篩糠般的,難以言喻的驚悸更是從內心滋生,繼而爆發,化為一股寒流彌漫全身,渾身不自覺的發麻、四肢僵硬,一身強大的力量似乎也被壓迫得遲滯,運轉不靈。

這是壓制!

是高位戰力對低位戰力的壓制。

這一劍之下,澹臺柏木感覺自己的一切,思維乃至身軀等等,都變得緩慢了,唯獨那一劍,速度驚人至極,直接破開殺至,奇快無比,仿佛不受任何影響似的。

放大!

那一抹劍光在眼前不斷的放大,充斥了眼眸,仿佛取代了眼前的世界。

驚悚!

澹臺柏木萬分的驚悚。

怎么辦?

一時間,有種難以動彈的感覺,要被殺死了嗎?

爆發!

徹底的爆發,不顧一切的爆發,燃燒起來吧,絕息之風的血脈力量。

當絕息之風血脈力量燃燒時,一股強橫至極的力量也隨之爆發,沖擊澹臺柏木的身軀,讓他從那種遲滯當中掙脫出來,恢復原狀。

不,燃燒血脈不僅僅是掙脫了這種束縛和遲滯的感覺,更是帶來了更加強橫的實力。

這,是超越了極限十星級戰力,接近了十一星級的層次。

當陳宗這一劍殺至時,直接貫穿了澹臺柏木的身軀,那身軀瞬間變淡,繼而炸散,化為一縷縷的青色之風散開。

避開了,臨危之際,澹臺柏木以化身避開了陳宗這一劍,出現在數百米開外,面色蒼白。

逃!

燃燒血脈之力,一身實力愈發強橫,但,澹臺柏木卻沒有信心和陳宗一戰,因為陳宗所爆發出來的戰力乃是大極境,真正的大極境,看看他臉上蔓延的白金色神紋,那應該也是一種強大的血脈吧。

方才那一劍,更是給自己帶來一種極致的絕望感,若非燃燒絕息之風血脈力量,根本就無法避開,就算是臨危之際避開了,但一種仿佛被貫穿的感覺,也叫他毛骨悚然,心有余悸。

強!

陳宗的實力太強了,完全不是對手,而血脈力量燃燒越久,對自己血脈的損傷就越大,想要恢復就越發的困難,逃,當要以最快的速度逃走,再慢慢恢復。

至于其他人,他管不了,各安天命吧。

這一時間,澹臺柏木大受打擊,內心混亂,心智都弱了,根本就無法完全思考,總而言之,就是被嚇破膽了一樣,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走,立刻逃走。

其他三人,陳宗可以不予理會,但這澹臺柏木,卻不能放走,必須留下,就算不殺死,也要將之廢掉才行。

不然,指不定什么時候又來找自己的麻煩。

常在河邊走,總會濕了鞋子。

指不定下一

次的麻煩,會比現在更可怕,真正威脅到自己。

這一次的絕殺,陳宗就已經陷入了生死危機當中了,所幸自己所掌握的手段不少,要不然就真的完蛋了。

陳宗從來不會將性命寄托于僥幸。

澹臺柏木,必須廢掉,以絕后患,至于澹臺柏木后面有沒有人要替他出頭,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假若沒有,那么澹臺柏木所帶來的麻煩,當是到此為止,假若有,被澹臺柏木逃走,他也一樣會再來報復。

念頭一轉,一瞬間,陳宗化為一道劍光掠空追擊而去。

明烈以及那兩個長相近似的人微微一怔,明烈雙眸微微一凝,繼而,化為一道雷光飛速破空,朝著陳宗追擊而去,至于那兩個兄弟,對視一眼之后,看到彼此眼中的猶豫。

他們是被澹臺柏木雇傭來的,拿了澹臺柏木的玄幣為他出手殺敵,但現在,這敵人的實力太強了,完全出乎了意料,在他們蓄意的絕殺之下,竟然沒死,甚至完好無損,還爆發出大極境的戰力,簡直是可怕至極。

“哥哥,要追嗎?”弟弟問。

“嗯,不追了。”哥哥略微沉吟了一下:“澹臺柏木提供的信息有誤,敵人太強,我們追上去也無用,搞不好還會被殺死。”

“哥哥言之有理,那我們走吧。”

這兩人朝著不同的方向離去,他們根本就不想追上去,那敵人太強了,追上去就是送菜,可沒有那么傻。

至于追擊上去的明烈,盡管他們沒有說什么,但內心卻是嗤笑不已。

一個二愣子。

認錢不認人,但只要收了錢,就一定會盡全力。

明烈身化雷霆,白色的雷光劃過長空,迅速朝著陳宗追擊而去,速度極快,但他卻驚駭的發現,陳宗的速度,竟然比自己更快,無法拉近距離,甚至還被拉開得更遠了。

“住手,你不能殺我。”澹臺柏木最終還是被陳宗追上了,燃燒血脈之力換來的力量爆發和速度,無法長久,他不得不終止,否則會給自己造成永久性的損傷,一身血脈廢掉。

若是失去那一身強大的血脈,他的一身實力就會大幅度下降,潛力也等于耗盡,和廢人沒有多大的區別,那種后果,他不愿意接受,那比死了還要難受。

“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找你麻煩。”澹臺柏木迅速說道,求生欲十分旺盛:“但你如果殺了我,我可以保證,你也一定會死的,我是大羅宮天羅殿的人,你殺死我,就是在挑釁天羅殿,天羅殿的強者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澹臺柏木的語氣十分迅速,但吐字卻十分清晰,每一個字都傳入陳宗的耳中。

陳宗會被說動嗎?

不會!

內心無比的堅定,要廢掉澹臺柏木,就要廢掉,不容置疑。

拔劍!

劍光瞬息撕裂長空,毫不留情的殺向澹臺柏木。

躲不開、擋不住!

絕望在瞬間爆發,籠罩身心。

但,那一道劍光,卻沒有殺向澹臺柏木的要害,相反,卻斬向他的雙臂、雙腿!

斬斷!

只是剎那,澹臺柏木的雙臂和雙腿就被斬斷,澹臺柏木難以

置信,看著四肢墜落,他陷入了絕望當中。

直接就被削成了人棍一樣了,這樣的傷勢想要恢復,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劍氣肆意的沖入澹臺柏木的身軀之內,瘋狂的破壞他的身軀,也將澹臺柏木的一身修為廢掉了。

“不……”澹臺柏木發出絕望的嘶吼,雙目更是直接流出了兩行血淚,聞者傷心、觀者落淚。

墜落!

澹臺柏木直接墜落。

“殺了我……殺了我啊……”他的聲音猶如泣血般的,哀嚎不已,在長空回蕩。

方才求著陳宗不要殺他,現在,卻求著陳宗殺他,因為,他失去了一身修為,直接淪為一個廢人了。

這樣的后果,澹臺柏木無法接受啊,一個廢人能做什么,直接就被拋棄了。

但陳宗卻絲毫沒有理會他的意思,任由其墜落下去,緊接著,化為一道劍光遁走,如此墜落下去,澹臺柏木可能會死,但與自己無關了,反而不是自己直接擊殺的,而且距離遠了,黑色印記就算是想爆發吞噬神魂,也做不到。

當陳宗化為劍光遁走之后,一道白色雷光也隨之從遠處飛掠而來。

那雷光一轉,沒有繼續追擊陳宗,而是朝著澹臺柏木落下之處飛掠而去,接住了將要墜地的澹臺柏木,看到澹臺柏木這凄慘的樣子,明烈的眼瞳收縮如針。

太慘了。

四肢被斬斷了,只剩下頭顱和身軀,這樣的傷勢真是慘重至極啊,但這樣的傷勢也還好,是可以恢復過來的,最慘的是修為,明烈可以感覺到,澹臺柏木的一身修為被廢掉了,修為力量盡數失去,而一身血脈力量,也因為方才的燃燒,再加上修為力量被廢除的關系,直接大損。

慘!

凄慘至極。

明烈的眼皮都不自覺顫動。

這無雙劍陳宗的手段太狠了,比直接殺了澹臺柏木還要狠辣啊。

澹臺柏木承受不住這大打擊,已經昏厥過去了,明烈抓著澹臺柏木的殘軀,飛速離開,往大羅宮而去,總而言之是收了澹臺柏木的錢財,但沒有將敵人殺死,將他帶回去,總是應該的。

至于后續的事情,那就交給大羅宮去處理了,與自己無關了。

一個大極境戰力的劍修,而且給自己的感覺十分危險,能不為敵就不為敵。

這一戰,也被人傳播出去了,無雙劍陳宗的威名,愈發的驚人。

陳宗的計劃,也在穩步的進行當中。

擴散!

無雙劍陳宗,這個稱號和姓名都在不斷的擴大,廣為人知。

但,陳宗并未停止挑戰,直接將目標盯上了那些小極境以及大極境強者,不論是天驕還是老牌的強者都可以,只要能挑戰就行。

一次次的挑戰,一次次的磨礪,讓【愛尚小說】陳宗的名聲越來越響亮,真正的名揚古凰域了。

可以說,在整個古凰域之內,上至強者下至一般的修煉者,都聽說過無雙劍陳宗這個稱號,除非是一些很偏僻的地方,消息比較閉塞之地。

而陳宗也在一次次的挑戰當中,不斷的激發自身的潛力,激發出劍術的潛力,使得劍術的威能不斷提升,綜合實力也在穩步增強。

相鄰小說:極品紈绔高手極品最強大少極欲修真技能兌換系統劍霸神荒劍神輪回劍王朝劍仙純陽劍心武神劍之帝皇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