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穿越->大明文魁->章節

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靠山

熱門推薦:人皇紀三界紅包群遮天詭秘之主超級兵王不滅龍帝逆天邪神天下第九神醫凰后

日本戰國與明朝完全兩等不同的行政制度。

明朝是從秦即開始的郡縣制,以及在部分地區實行羈縻之制,以及如朝鮮,安南這樣的藩屬國。

而日本戰國實行還是類似于周朝的分封制。

戰國大名,即是從平安時代的地頭轉變而來。所謂地頭就是替將軍,國主收租的,并招募人馬維持治安。

但經過應仁之亂等等,原先權力架構被打亂,地頭們拒絕交租,不服從主家命令,甚至以下克上,于是進入無序的戰國時代。

新的大名崛起以后,對領內土地亦然實行分封制。

新大名對土地的分封有安堵,宛行兩等。安堵就是對原先占據這片土地的低頭予以承認,但是你要效忠于我,成為大名的家臣。而宛行就是將自己的家臣分封到新占領或是直屬大名的土地上。

而到了戰國第一位天下人織田信長崛起后,因兼并了大量土地,所以對土地進行改封。

織田信長的改封就是將靠近自己主城核心區域的家臣土地拿出來,改易到邊疆去,原先的地方變成直轄。此舉可以使大名對直領的控制力加強,也能讓得力家臣穩定局勢不穩定的邊疆,以作為屏藩。

比如第二位天下人,現在的關白豐臣秀吉。

豐臣秀吉因軍功受封近江國今濱城城主,領北近江國二十二萬石土地。

后來豐臣秀吉奉信長之命進攻毛利家,改封為播磨國國主,以姬路城為本城,成為近百萬石的大名。

而現在豐臣秀吉已經完成了對日本名義上的統一,現在看上明朝。

豐臣秀吉有一個計劃,就是征服明朝后,將日本天皇移至明朝京師,自己則坐鎮寧波指揮接下來的征印之戰,而讓他的養子坐鎮日本,其余家臣及大名則能改封的,就改封到朝鮮,明朝來。

其核心思想與織田信長如出一轍,將日本土地變成豐臣家的直領,將家臣,其他大名都改封到朝鮮,明國去。

豐臣秀吉知道自己出身卑微,一直被人看不起,同時如九州,關東等不少大名對豐臣秀吉仍是心懷不滿。因為進攻明朝獲得不世武功,既能提高他的威勢,也能通過侵略將內部的矛盾轉為外部矛盾。

這也是家國的事,放在天下格局來辦的思路。

而這位太閣,就是以后林延潮的對手了。

平心而論,林延潮當年玩光榮游戲時對于這位太閣還算頗有了解。雖說出身卑微,但【愛尚小說 更新快】飽含熱情的行動力,敏銳的判斷力以及打破常規的思維,這些優點支撐起的勃勃野心,使他走到了今天這個位置。

同樣的林延潮也要借助這一場戰爭,與豐臣秀吉實現個人野心不同的是,他要令大明從封閉走向開放。

孫鑛聽了林延潮之言,臉沉如水。

郭正域則對林延潮那句‘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深以為然,默默點頭。

這時候孫鑛道:“經略大人,請恕下官直言,此話聽起來傳到言官的耳里,恐怕就要參經略一個養寇自重的罪名!”

郭正域聞言心底一寒,對于一名封疆大吏而言,養寇自重的罪名可是僅次于擁兵自重啊!

林延潮聞言雙眼一瞇道:“本官與中丞推心置腹!中丞卻如此說,實在令本官心寒啊!難道封貢之見的都成了養寇自重?那么又何來俺答封貢之說?倭國遠隔重洋,難道中丞要興兵渡洋以絕后患?還是中丞以為可以不顧太祖的不征之命!”

郭正域聽了不由心道,這太祖圣訓真是好用,片板不許下海是太祖說的,將日本列為不征之國也是太祖說的,哪條好用就用哪條。

孫鑛拱手道:“下官不敢!倭國是太祖定下的不征之國,下官怎么會不知,只是倭國乃蠻夷之國,百姓從未開化,又豈可同朝鮮一樣并列為本朝宗藩!當年寧波之亂已知這些草寇都是一群率獸食人之輩,又兼嘉靖幾十年的倭亂,這前車之鑒難道還不夠。孫某還請經略莫要因一時之難,就打定議和的主意,不如學一學于少保的鋼骨!”

林延潮聽了神色陰沉,自己在成為豐臣秀吉的對手,看來先要與孫鑛在山東干一架!你兄長剛剛從吏部尚書位上被罷免,這時候還以為我動你不得嗎?只是孫家兄弟的清名聲震朝野,林延潮若要對孫鑛下手,恐怕與自己名聲也是有礙。

“本官自官拜禮部尚書前即一直主張封貢,此事天下皆知,元輔請林某出任經略,難道事先也不知本官的主張嗎?這對倭國的戰守之策在于中樞,不在于你我啊!”

孫鑛昂然道:“兄長因與宰相不和而去,若孫某與經略也不和而去,倒是一段兄弟佳話!”

此人倒又是一個石星!

郭正域見此連忙道:“經略有所不知,當年寧波之亂,浙江百姓迄今為止仍是心有余悸,而撫臺的家鄉也是多受倭害,故而這才持反對封貢之見。”

見郭正域這么說,孫鑛臉色一黯。

林延潮聞言道:“原來如此,是本經略錯怪中丞了,中丞所言寧波之亂之事,本官深以為然。貢道再取寧波之事,必令浙江百姓重生擔憂。所以此事上本官早有所考量。不是浙江,也設在山東,遼東,甚至直接在朝鮮!”

“朝鮮?”孫鑛不由驚訝。

林延潮道:“正有這個打算。朝鮮國力不振,吾有意奏請朝廷在平壤,開城等地設重鎮,通商惠工,屯田屯兵,并以此操練朝鮮軍隊,以為長久之計!”

孫鑛吃了一驚道:“未料到經略大人是有如此遠慮,那是孫某錯怪了經略大人了。”

林延潮笑道:“此事林某與張新建張閣老建言,朝廷尚有顧慮,朝鮮方面的意思還未清楚。若非中丞急著相問,林某還是不打算將此不成熟的主張道來的。”

孫鑛歉然道:“這是下官的不是了。下官向經略大人賠罪!下官真是慚愧得無地自容,但請經略大人放心,只要你一句話,山東地界之內兵馬錢糧隨時可以發往朝鮮。”

林延潮點了點頭。

郭正域見二人馬上要起得沖突馬上化為烏有,也是十分高興,當即道:“兩位大人,方才真是將郭某嚇得一身冷汗啊!”

林延潮笑道:“哪里的話,中丞能直言不諱,林某實在受益良多。真所謂不打不相識!”

孫鑛撫須大笑道:“不敢當,孫某見識淺薄讓經略見笑才是,經略心中是有大溝壑之人,今日聽了一席話,孫某的心是定下來了。”

郭正域笑道:“兩位大人說得這么久菜都要涼了,咱們坐下邊吃邊聊,切莫辜負了周師傅的好手藝啊!”

孫鑛道:“那孫某就借老弟這一杯酒向經略大人賠罪就是!”

林延潮則微微笑道:“不敢當,不敢當!”

一場風波頓時消解于幾句話之間!

次日,朝廷諭旨到,郭正域調任天津巡撫,所轄天津,登州,遼海道,而孫鑛也是代表山東官員向林延潮表達全面支持的意思。

有了這兩位巡撫的支持,頓時讓林延潮對于將來的朝鮮戰事倍感信心。

林延潮暫在登州逗留,山東地界文武官員皆前來參拜。

在林延潮行轅的客廳,副總兵楚大江遞了手本后,在接官廳里與幾位相熟的文官正好同坐在一起。

幾位文官紛紛打探問道:“聽聞楚老弟與經略大人有舊,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一名主管清軍道的官員道:“是啊,我們同在山東為官這么多年,老弟若是有經略大人這樣的靠山,一定要替咱們引薦引薦啊!咱們后半生就都指望在老弟身上了。”

楚大江聞言一笑道:“當得,當得,小弟與經略大人確實有舊,但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眼下經略大人以尚書銜出鎮,人家起居八座也不知會不會認楚某就是。”

幾名文官連忙道:“老弟,你這是哪里話,你也是堂堂副總兵,經略大人怎么會不認得你呢?”

“誒,文武殊途,小弟哪里敢造次呢?”

正待說話之間,外頭鳴鑼響起:“經略大人回府!”

此言一出,接官廳里幾十名文武官員一并起身,在幾名緋袍大員的引領下,眾人來到正堂前的天井,以文武分列左右廊上。

這時候但見說說笑笑聲響起,但見一名身穿飛魚服的年輕官員走在前頭,那自是經略林延潮,而山東巡撫孫鑛落后半步,二人一前一后地從中門處走進來!

見這一幕,領頭的官員立即拜下道:“山東,登州官員拜見經略大人!拜見撫臺大人!”

左右官員跪了一地,但見林延潮道:“諸位不用多禮!起來吧!”

眾官員們這才起身,楚大江起身后,之前向他打探的幾名文官都將眼睛盯在他身上。

但見林延潮目光從滿堂官員臉上掃過,待見到楚大江時卻是連半點停留也沒有。

此舉令幾位方才打探的文官頓覺失望。

一旁孫鑛對左右道:“經略大人,方才又視察了登州防務一路舟車勞頓,今日不一定會見,你們先回接官廳等待傳喚!”

Ps明日有更!

相鄰小說:重生之綜藝我最愛重生之賽文1999籃壇拳擊手一個人的宗門火影之死海獵人軍火為王假死365天天生娛樂家爆魂秩序九龍靈探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腾讯分分彩玩法和倍率 亿客隆彩票官网 波克捕鱼官方老版本 360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杰克棋牌大厅下载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下载人数少的看视频app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 时时彩稳赚刷量的方法 欢乐捕鱼达人官方网站 14场胜负 滴滴怎样才能赚钱 乐彩网首页 老11选5 排列五走势图带 c罗总进球数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