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萬古神帝->章節

第五百二十三章 誰是強者?

熱門推薦: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殺手醫生都市行隱婚萌妻寵上癮都市特種兵地球唯一修士凡人碎空傳飼養全人類啟示之刃恐怖街區

胥海站在船頭,披著一件銀白色的華麗長袍,顯得頗為優雅,盯著站在水面的張若塵,笑道:“張若塵,你怎么不繼續逃?”

張若塵的雙眼,向著胥海所在的船艦上看去,只見,六具血淋淋的尸體,倒在甲板上面,鮮血不停從尸體中流淌出來,顯然是才剛剛死亡。

死去的六人,乃是與胥海組成一隊的墟界戰士。

張若塵道:“你為何要殺他們?”

胥海笑了笑,道:“畢竟是來殺你,當然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萬一他們返回基地胡說八道,說我殺害昆侖界的同胞戰士,那我豈不是要遭到兵部的懲罰?”

張若塵道:“所以,你就先一步殺人滅口。”

“若不是需要組成小隊,才能離開黃御島,你以為我想與他們乘坐同一艘船艦?”

胥海又道:“再說,我這也不算是殺人滅口,回到基地,我會告訴兵部的官員,他們是被玄武墟界的土著殺死。如此一來,他們的家人,還能得到一筆豐厚的撫恤金。”

張若塵道:“我若是殺了你,兵部會不會也給胥圣門閥一筆撫恤金?”

胥海的眼神一沉,露出一道寒氣,不過,他很快就又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張若塵,你是不是被《天榜》第一的名聲沖昏了頭,真的以為在天極境遇不到對手,就能天下無敵?實話告訴你,你的實力,在魚龍境的高手面前,不過只是一只螻蟻。”

張若塵道:“這樣下結論會不會太早?至少也要戰一戰,才知道到底誰更強,難道不是嗎?”

胥海道:“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既然如此,我做為師兄,有必要教一教你,什么叫做低調做人。”

“對付區區一個天極境的武者,何須公子出手,我去取他性命。”

一個魚龍境的修士,從胥海的身后走了出來。

此人,名叫胥千陵,乃是胥圣門閥的長老。

胥千陵手持一根一丈二尺長的烏金戰棍,向前踏出一步,沖下船艦,腳踩水浪,率先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

看見胥千陵沖了出去,胥海也就占時沒有出手,心中暗道,對付區區一個張若塵,以胥千陵的實力,應該已經足夠。

胥千陵的修為,達到魚龍第三變“煉骨化玉”,肉身力量強大無比,遠遠不是天極境的武者可以比擬。

即便,張若塵是《天榜》第一,他的力量,也不可能比得上胥千陵。

再說,胥千陵乃是圣者門閥的弟子,實力本來就比一般的魚龍第三變修士強大,就算與魚龍第四變的修士交手,也未必會敗。

張若塵怎么和他斗?

胥海對胥千陵還是頗有信心,所以,也就懶得親自出手。畢竟,殺雞何須用牛刀?

“嘩!”

胥千陵體內的真氣十分雄厚,向手臂涌了過去,注入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烏金戰棍。

他的手臂揮動戰棍,強大的氣流,將一層海水掀了起來,化為一片水浪,向張若塵涌了過去。

一片水浪,蘊含棍法的力量,撞擊在張若塵的護體天罡身上,將張若塵卷飛了數十丈遠。

“哈哈!《天榜》第一也不過如此,在魚龍境的修士面前,如同螻蟻。”

胥千陵大笑一聲,手提戰棍,再一次攻擊了過去。

張若塵穩住身形,停止后退,拔出沉淵古劍,手臂快速在水面上轉動,將一圈圈水浪卷了起來。

水流就像小溪一樣,圍繞劍體旋轉。

那一圈圈水浪,發出哧哧的聲音,凍結在一起,化為無數柄三寸長的冰劍。

“出!”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那些冰劍,猶如劍雨一樣,向胥千陵飛了過去。

“震天一怒。”

胥千陵雙手持棍,向下一劈。

烏金戰棍形成一個碗口粗、十丈長的巨大影子,向下擊去,將所有冰劍,全部震碎,化為齏粉。

巨大的棍影,蘊含無比恐怖的力量,將整個水面打得凹陷下去,掀起數十丈高的水浪。

張若塵立即橫劍一擋,無數劍氣涌了出來,宛如身體飛行,形成一個劍氣大鐘。

“嘭!”

只是一瞬間,那一道巨大的棍影,就將劍氣大鐘擊碎,再一次將張若塵打得拋飛了出去。

張若塵捏著沉淵古劍的手,一陣酸痛,竟然受了輕傷。

“張若塵,早就給你說過,《天榜》第一,只能在天極境稱王,遇到魚龍境的高手,你只是一只螻蟻。老實告訴你,我剛才只使用了一半的力量而已。”

胥千陵以為已經勝券在握,大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

他的心中頗為激動,暗想,只要他能夠殺死張若塵,就是天大的功勞,必定能夠得到老祖宗許諾的豐厚賞賜。

張若塵嘆了一聲,道:“我現在的力量,與魚龍第三變的修士,果然還是差了一些。”

“可惜你明白得太晚。”胥千陵笑道。

“不晚。”

張若塵搖了搖頭,立即控制武魂,以武魂調動天地靈氣。

“嘩!”

轉瞬之間,天地之間的靈氣,源源不斷向張若塵匯聚了過去,使張若塵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

先前,張若塵與胥千陵交手,并沒有使用武魂,只是以自身的力量與胥千陵過招。但是,張若塵最強的就是武魂,武魂的強度足以和魚龍第七變的修士相比。

在武魂的加持下,張若塵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他提著一般劍,依舊平靜的站在那里,但是,卻給胥千陵一股強大的壓迫力。

“好強大的武魂。”

胥千陵立即停下腳步,心中暗驚,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隨后,他也激發出武魂,使用武魂調動天地靈氣,加持在身上。

只不過,胥千陵的武魂強度,與他的修為境界一樣,也只是相當于魚龍第三變的水平。所以,盡管有武魂的加持,他的實力,也并沒有提升太多。

“就算武魂強大又如何,終究只是一個天極境的武者。”

胥千陵壓制住心中的不安,鎮定了下來,全力調動真氣,施展出一招鬼級下品的棍法,八卦鎮獄棍法。

烏金戰棍快速旋轉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氣勁,將防御數里之內的海水卷了起來,形成一根一百多米高的粗壯水柱。

“轟隆隆!”

胥千陵的棍法,造成一種浩蕩的聲勢。

那一根水柱,如同一根巨大的棍子,向張若塵擊了下去。胥千陵就站在水柱的中心,皮膚變成金色,骨頭變得白玉一般堅硬,將真氣源源不斷的打入烏金戰棍。

張若塵從水面上飛了起來,懸立在半空。

“嗷!”

突然,他施展出御風飛龍影,向前一沖,體內的真氣涌了出來,凝聚成一條數十米長的風龍。

張若塵站在風龍的頭部,揮劍一斬,一道弧形的劍光,擊在那一根粗壯的水柱上面。

轟然一聲,那一根水柱被劍氣破開,斷成了兩截。

“嘩啦!”

水柱散去,化為一滴滴水滴,猶如傾盆大雨一樣,從天空灑落了下來。

胥千陵的身體,也斷成了兩截,落在水中,讓周圍的海水,完全變成了血水。

僅僅一劍,就將一位魚龍第三變的強者殺死。

胥海的心中,猛然一驚,有些難以置信,自言自語的道:“莫非這一劍,就是傳說中張若塵的絕技‘剎那無痕’?”

胥海并沒有見過張若塵和黃神異交手,自然也就沒有見過真正的“剎那無痕”。

但是,隨著張若塵成為《天榜》第一的消息傳遍天下,“剎那無痕”這【愛尚小說 更新快】一招劍法,也被傳得神乎其神,儼然成為了張若塵的絕技,足以讓無數武者聞風喪膽。

胥海卻不知,張若塵剛才使用的并不是剎那劍法,只是出劍的速度很快,出劍的角度很精妙,看準了八卦鎮獄棍法的破綻,所以才能一劍將胥千陵殺死。

張若塵重新落回水面,將胥千陵的那一根烏金戰棍撿了起來,使用沉淵古劍,將烏金戰棍煉化。片刻之后,沉淵古劍之中,就又多了一道基礎銘紋。

胥海盯著沉淵古劍,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沉淵古劍吸收烏金戰棍之后,似乎變得更加鋒利,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也更強。

那一柄劍,應該是一件圣器。

難怪胥千陵擁有護身寶物,也擋不住張若塵一劍。

一般的護身寶物,怎么擋得住圣器?

胥海的眼睛一縮,冷哼了一聲:“居然可以煉化真武寶器,如此看來,你的那一柄劍,至少也是一件百紋圣器,甚至有可能是一件千紋圣器。”

張若塵向沉淵古劍看了一眼,道:“你想要這一柄劍?”

胥海的嘴角一勾,道:“我不僅要那一柄劍,你身上的寶物,我全部都要。胥空林,胥晨,你們誰若是能夠斬下張若塵的頭顱,我便賞賜給他一件圣器。”

胥海的身上,只有一件圣器,那是胥圣門閥的至寶之一,專門用來對付張若塵。這一件圣器,自然不能賞賜給胥空林和胥晨。

可是,張若塵的身上,卻有不少圣器。

只要將張若塵殺死,那些圣器,還不是歸胥圣門閥?

到時候,胥海就算賞賜一件圣器出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站在胥海身后的兩位魚龍境修士,胥空林和胥晨,聽到“圣器”兩個字,他們的眼神,立即變得火熱了起來。(未完待續)

相鄰小說:武神血脈九仙圖武俠仙俠世界里的道人仙魔同修仙界網絡直播間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掠天記懶散初唐天神訣醫鼎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娱乐城注册送彩金白菜论坛网址 如意彩群 双色球复式玩法中奖多少钱 山西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梦幻109带74级号抓鬼赚钱吗 巧妇9妹拍视频能赚钱么 福彩25选52018247 甘肃快三遗漏码 3d千禧试机号 大学小卖部赚钱吗 平特两期一肖 贵州11选5网上投注 中介这个行业赚钱吗 曾道人全年免费资料 中国网易赚钱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