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萬古神帝->章節

第二千四百四十一章 同一艘船

熱門推薦: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極品殺手縱橫都市恐怖街區超級大中華凡人碎空傳都市特種兵重生之黑暗紀元全職國醫隱婚萌妻寵上癮超級兵王

“你可以考慮,多研究劍道,借助帝品圣意丹,將劍道圣意單獨修煉到三品。劍道,要純粹,越極致越好,不適合與別的圣意融合。”

這是離開始祖潭時,冥王對張若塵說的話。

張若塵坐在燈火昏暗的船艙中,手持沉淵古劍,反復思考這句話。

將單獨一種道的圣意,修煉到三品,與融合一品圣意一樣,都是自古以來,沒有修士做到的事。

如今,他有了自古以來,唯一的一枚帝品圣意丹,無疑是有了嘗試的機會。

“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都是恒古之道,想要單獨凝聚出三品圣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反而是劍道,倒有一絲可能性。”

“真的有可能嗎?”

張若塵輕輕搖頭,自認為以他現在的劍道造詣,絕對做不到。

歷史上,天資縱橫的劍修何其之多。遠的不說,就說八百年前昆侖界的劍帝雪紅塵,百枷境修為時,劍道方面的成就,絕對在張若塵之上。

“我至少得將劍十一修煉到大圓滿,并且悟出天劍魂,才能去嘗試。”

“對了,還有時間劍法。”

“《無字劍譜》顯然是冥王舅舅說的純粹的劍道,而時間劍法應該算是劍走偏鋒,是另一條極致之路。”

張若塵長長吐出一口氣,輕輕搖頭,將沉淵古劍收起。

目前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還是血絕戰神所說的,彌補自己身上的缺點。圣術、精神力、枷鎖、半神之體,都是如今修煉的重點。

此刻,他已來到距離血絕家族最近的一座蟲洞入口,是通往冰王星的蟲洞。

而他現在的樣貌,變成了一個身材干瘦的老者,穿一身青衣,手持一根木杖,名叫“尋木”,是一位來自南嶺的精神力大師。

風后的死,雖然是張若塵一手促成,卻也讓他更加小心敬慎。

在地獄界,想殺他的神靈,絕對比想殺風后的更多。

風后是命運神女,卻死在命運神域。

張若塵若是敢高調的去往暗勢力猖獗的冰王星,與找死沒有區別。

因此,在離開血絕家族之前,張若塵做了很多布置。首先,將血屠派遣了出去,讓他去探查劍南界。

張若塵的那些仇家,因為無法推算張若塵本人,肯定會重點監視他身邊修士的一舉一動。血屠去往劍南界,就是給他們一個錯誤的信號,讓他們誤以為張若塵也秘密去了劍南界。

此乃,聲東擊西之計。

隨后張若塵將魔音、瀲曦、周禛、申屠云空、大森羅皇,全部收入進乾坤界,變化了容貌,獨自一人悄悄離開血絕家族,對外則是宣稱,要閉關沖擊百枷境大圓滿。

這是,金蟬脫殼之計。

如此一來,猊宣氏和那些意圖殺死張若塵的神靈、大圣,根本不會知道他的具體去向。

“尋木大師,我們到空間蟲洞了,馬上就要進行空間跳躍。船上的每一位修士,都需要交納一枚圣石的借道費用。”血靈船的船主吉臣,知道張若塵是一個難伺候的強者,因此,親自來到船艙外索要圣石。

張若塵拿起木杖,打開船艙的門,瞪向吉臣,聲音沙啞而又老邁,厲聲道:“只是借道一次蟲洞而已,怎么這么貴?”

雖然十億枚圣石,才能換到一枚神石。

可是,一枚圣石,對弱一些的半圣而言,卻是龐大的財富。

一位修士,借道一次空間蟲洞,需要交納一枚圣石,的確是貴得嚇人,遠遠超出張若塵的預料。

吉臣被張若塵的眼神,瞪得脖子一縮,低聲道:“收多少圣石,不是我說了算,是血絕家族定的價。”

“再說,冰王星和血天部族翼世界相距無窮遙遠,傳說,即便是光都要飛行三千年才能到達,不知多少萬億里,神靈也無法橫渡。只收一枚圣石,其實算不上貴。”

“你知道,從冰王星偷渡到血天部族翼世界,需要交納多少借道費?”

“多少?”張若塵道。

吉臣道:“十倍,需要十枚圣石才行。”

張若塵站在飛在半空的血靈船上,望向身后,一艘又一艘血靈船連成一條線,看不到盡頭,都是排隊去進行蟲洞空間跳躍。

又看向前方,蟲洞中,一艘又一艘船艦,從里面飛出來,亦是源源不斷。

“難怪猊宣氏不肯放手冰王星的產業,別的不說,只是這座蟲洞每天收的借道費,便是龐大的數字,堪比一座神石礦。”

就在張若塵沉思的時刻,旁邊響起一道清朗的聲音:“既然這位尋木大師覺得貴,借道費,我幫他給了!”

一位身形高達兩米左右的年輕男子,穿百圣血鎧,走了過來,拋出一枚圣石,丟給吉臣。

吉臣捧著圣石,眼中帶著敬畏,連連向男子叩拜,隨后,快步離去。

“在下南嶺機封圣城城主府,機問武。”

機問武自我介紹了一番,隨后,道:“我觀閣下精神力強大,不像是拿不出一枚圣石……”

沒等他說完,張若塵冷冽道:“一枚圣石不是錢嗎?血絕家族太黑心,收費這么高。”

“嘭。”

摔門,回到了船艙中。

機問武站在外面,整個人都愣住。

【愛尚小說 更新快】 本來他是看對方精神力不弱,想要結交,卻沒想到,對方這么不給面子。不僅吝嗇,而且脾氣還很古怪。

一位背上有三對血翼的大圣,從另一道艙門中走出,傳音道:“問武,城主讓你過去,有要事。”

機問武收拾起郁悶的情緒,快步走了過去。

機封圣城的城主,越藺血帝,乃是修為達到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強者,誰能料到,竟然會乘坐一艘如此普通的血靈船去往冰王星?

張若塵恰恰聽到了那位大圣的傳音,心中既是詫異,又有好奇。

能夠成為一座圣城的城主,無論是修為,還是手腕,必定不是尋常大圣可比。

不過,他和越藺血帝沒有什么交集,倒也懶得去探查究竟。來到蟲洞附近,一直在沉睡的空間混沌蟲,出現了悸動,他得好好研究一下。

……

機問武小心翼翼走進船艙的艙門,跨過一層黑蒙蒙的結界光壁,眼前視野放寬,一道道強大的圣道氣息撲面而來,壓得他瞬間跪倒在地。

他緊張到極點,卻依舊鎮定,道:“不知城主喚我,是為何事?”

他的眼睛,偷偷向上望去。

看見,船艙中,一共坐有七位修士。

城主竟然沒有坐在中央的主位,而是與副城主和大統領,坐在左手邊的三個位置上。

右邊的三個位置,坐著的,也是大圣中的強者。機問武只是向他們看了一眼,便是眼睛發疼,猶如被烈日灼傷了一般。

反倒是坐在中間主位上的那位黑紗修士,身上一絲氣息都沒有,如同一個凡人。

可是,能夠讓城主、副城主、大統領一起陪同前往冰王星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是一個凡人?

只能說,以他圣王境界的修為,根本看不透對方。

越藺血帝道:“姑娘,關于冰王星,你有什么問題,可以詢問機問武。別看他修士不高,在冰王星卻是居住了上百年,只要不是太機密的消息,他都知曉。”

黑紗修士點了點頭,問道:“我就問一個問題,夏瑜是不是去了冰王星?”

“瑜皇?”

機問武微微一愣,連連點頭,道:“狩天之戰結束不久,瑜皇便是到了冰王星。據說,是為夏族購買冰獸和血晶。大人應該知道,在冰王星購買血晶,比在血天部族翼世界購買,要便宜得多。”

“好了,不用說了,退下去吧。”黑紗修士揮了揮手,冷冰冰的說道。

機問武退下去后,越藺血帝道:“血晶、血食、血藥,是我們不死血族需求最大,也最離不開的東西。夏瑜去冰王星購買血晶,倒也是合情合理。”

黑紗修士沉默不言,只是伸出一只纖熒雪白且美到極致的手,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

坐在右邊的三位大圣,乃是羅剎族的“菲爾天丁”,魔天部族的“還虛血帝”,冥族“雲桓鐵血王”。

他們正是在神女樓與白卿兒一起設局對付七手老人的三大強者,個個都是跺一跺腳,就能讓一方天地,為之顫栗的圣境大人物。

菲爾天丁的背上,長有十只骨翼,好奇的問道:“姑娘是改變主意了?不想在血天部族翼世界直接和血絕家族硬碰硬,而是打算去冰王星擒捉夏瑜,以此將張若塵引誘出來?”

還虛血帝長笑一聲,一拍桌案,道:“好啊!夏瑜被稱為血天部族這一代的第一美女,更是張若塵十分珍視的姘頭,將她擒拿,正好可以好好的玩一玩,氣死張若塵那個小雜種。”

雲桓鐵血王向黑紗修士瞥了一眼,看出了一些什么,道:“姑娘難道是覺得,夏瑜去冰王星是另有目的?”

黑紗修士道:“根據我得到的情報,夏瑜離開命運神域之后,根本沒有回過夏族,直接就去了冰王星,顯然是有要緊的急事。購買血晶和冰獸,用得著這么著急嗎?”

“越是掩飾,越是說明她真正要做的事,肯定很重要。”雲桓鐵血王道。

黑紗修士道:“血絕家族在冰王星的產業,一直都由血絕戰神的正妻猊宣氏掌握,可是,近日青盛大圣卻將之封賜給了張若塵。”

還虛血帝笑道:“青盛大圣這是想盡快掌控血絕家族的權利,所以,施展了一招挑撥離間。想要利用張若塵去和猊宣氏斗,從中獲利。”

雲桓鐵血王冷聲道:“你是覺得青盛大圣是白癡,還是張若塵是白癡?青盛大圣若是這么做,等于是將張若塵和猊宣氏都得罪了!他這個代理家主,還做得下去嗎?”

“沒錯,只有一種可能,此事是張若塵向青盛大圣要求的。”黑紗修士道。

還虛血帝一驚,感到難以理解,道:“張若塵雖然天資了得,可是,畢竟修為還弱,現在就敢和猊宣氏斗法?”

黑紗修士道:“血后和冥王從昆侖界歸來后,猊宣氏在血絕家族就已經失勢,除了冰王星,別的權利幾乎都被奪走。張若塵的背后,有兩尊真神支持,怎么可能懼怕猊宣氏?”

“其實,我也不認為,張若塵現階段會急不可耐的向猊宣氏動手。我覺得,他之所以選擇冰王星,是另有目的。讓青盛大圣將冰王星的產業賜給他,也是在掩飾他的真正目的。”

“他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還虛血帝問道。

船艙中,沉寂了許久。

黑紗修士道:“這個答案,只有夏瑜可以告訴我們。或許,知道了張若塵的真正目的,對付他,會變得容易許多。”

機封圣城城主越藺血帝,皺眉道:“其實,擒拿一個夏瑜,我們這里任何一位出手,都能辦到。姑娘何必要率領我們一起出動?”

“據我收到的情報,血屠秘密的去了劍南界。如果本帝猜得沒錯,張若塵在血絕家族躲不了多久,下一步行動,肯定是去劍南界。他在神女樓,可是已經放出了狠話,要從澪的手中,將劍南界強行奪走。”

“我們完全可以去劍南界等待,等張若塵自投羅網。”

黑紗修士道:“如果是以前,我或許真的會這么認為。可是,我已經和張若塵打過半次交道,此子絕不是那么簡單的人物。他能夠從澪布置的殺局中輕松脫身,又能在裁決司的針對下,活著離開命運神域,豈是一個會輕易露出破綻的人?”

“再說,在血絕戰神和血后都去了玉煌界的期間,他肯定更加小心謹慎,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行蹤。”

雲桓鐵血王眼中露出驚色,道:“難道姑娘懷疑,張若塵會去冰王星?”

“無論他去不去,只要我們擒住了夏瑜,就能占據先機,捏住他的咽喉。開始蟲洞跳躍了,冰王星之行,我現在很是期待。”黑紗修士的聲音,一直都不含情緒,思維十分清晰。

血靈船劇烈的顫動了一下,一股龐大的空間壓迫力,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落到船中每一位修士的身上。

三千光年的距離,接近六萬萬億里的宇宙深空,穿越過去,也就距離血天部族翼世界無窮遙遠,到達神靈都難以感知到的地方。

相鄰小說:武神血脈九仙圖武俠仙俠世界里的道人仙魔同修仙界網絡直播間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掠天記懶散初唐天神訣醫鼎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手机网络怎样赚钱吗 海南环岛赛 大发彩票网址 苏州和杭州哪个更好赚钱 足球半全场技巧 彩票大赢家排列三走势图 赛车北京pk10官网 福彩3d软件免费下载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i _混合过关)竞彩奖金计算器 内蒙古11选5 糖豆广场舞咋赚钱 梭哈扑克牌怎么下载 手游梦幻西游玩什么职业最赚钱 学校里卖什么东西赚钱 电玩捕鱼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