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玄幻->萬古神帝->章節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 與天羅神國聯姻

熱門推薦: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殺手醫生都市行隱婚萌妻寵上癮都市特種兵地球唯一修士凡人碎空傳飼養全人類啟示之刃恐怖街區

“你以為,同樣的招數,使用第二次,還能對我造成威脅?”

張若塵站在真理界形的浩瀚星光中,雙瞳如同恒星一般閃耀,雙臂抬起,引動一顆顆星辰的力量,化為數十萬道光束,攻擊向無疆顯化出來的萬只神眼。

只從上一次遭受萬眼神幻的攻擊之后,張若塵便是苦思破解法門。

最后依舊覺得,只有真理,才能破虛幻。

精神力達到六十四階,更給了張若塵破解萬眼神幻的底氣。

星辰光束盡數匯聚向無疆,猶如萬箭穿心一般的景象。

“他居然完全不受萬眼神幻的影響?真理之道,如此可怕嗎?不應該啊!”

無疆眼中,閃過一道茫然之色,很快又變得銳利。背后,再次顯化出一百只手印,施展出百手生死掌印,將飛來的星辰光柱不斷擊碎。

“嘭嘭。”

暗黑星的上空,變得星光絢爛,霧卷霞騰。

在那茫茫星光之中,身軀高達數十里的不動明王圣相顯化出來,渾身金光萬丈,頭頂天宇九重。緊接著,一道神魔虛影,出現到張若塵身體的另一側,腳踩萬尸地獄。

【愛尚小說】 對付無疆這種級別的強者,張若塵直接施展出最強圣術。

“神魔鎮獄,不動明王,合二為一。”

張若塵的雙手一合,舉過頭頂,霎時間,長發隨風飛揚,渾身氣勢攀升到了極點。

“呼呼!”

地面的方默峰和顏厝二圣,身體四周,有凜冽的氣流涌過。他們三人,猶如洪荒神海上的三葉扁舟,浮沉不止,差一點被氣浪卷走。

“本以為無疆蓋世驚天,只有婪嬰、閻皇圖、羅生天等少數幾人,能夠與他爭一世風華。沒想到,張若塵也躋身這等強者之列。”

墨厝驚嘆不已,心中羞愧,自己曾經的天才之名,與張若塵和無疆相比,變得不值一提。

方默峰道:“我們趕緊離開第三號暗黑星,這種層級的戰斗,不是我們可以插手進去。”

顏含雨點了點頭,道:“無論怎么說,我們算是欠了張若塵一個大人情。”

先前,若不是張若塵及時出現,她已遭受平生最大的恥辱,自然是心存感激。

墨厝點了點頭,道:“是我欠他人情。”

暗襲左牧圣君之時,張若塵完全可以再遲一些出手,等待更好的機會。

在左牧圣君侵犯顏含雨前出手,多多少少都有想要救她的成分在里面。

無疆看著眼前融為一體的不動明王圣相和神魔虛影,終于感受到壓力,真正正視張若塵這個對手,沉聲道:“冥界之國。”

天地景象大變,浩浩蕩蕩的冥氣,蔓延千里,顯化出一座陰氣森森的冥界神國。黑色殿宇,血石城墻,白骨神山……,種種不可思議的景象,在無疆四周呈現。

“冥神之祖。”

無疆嘴里吐出第二道聲音。

他的身后,冥氣涌動。

神國中,凝聚出一尊龐大無比的古老神影。神影,吞吸天地之氣,吐納黑暗之光,偉岸到極點,與不動明王爭鋒相對。

“戰!”

張若塵大吼一聲,與不動明王圣相一起,殺進冥界神國,踩踏白骨神山,拳崩血石城墻。所過之處,山河破碎,城毀天塌。

終于,不動明王圣相與冥神之祖對攻在一起,這一刻,已不像是張若塵和無疆在戰斗,更像是在那個古老的年代,不動明王和冥神之祖在交鋒,打得星空湮滅。

暗黑星的力量,能夠抵擋萬界神眼的映照,甚至,絕大多數神靈都難以感知到內部發生的事。

可是,這一切,并不絕對。

比如,福祿神尊這種級別的存在,精神力深不可測,區區暗黑星的力量,怎么可能擋得住他的感知?

福祿神尊的神像,有一顆恒星那么巨大,高達三百萬里。

他身后的命運之門中,交織有不知多少億道命運規則,神光照耀,蘊含世間萬靈難以理解的神秘力量。

命運之門的光芒,忽然一暗。

緊接著,第三號暗黑星上的景象,出現在命運之門的內部。

一道道神眼,在各自的神境世界中睜開,紛紛向命運之門望去。

張若塵、無疆、般若,都是這一代的佼佼者,代表地獄界的未來,即便是神靈,對他們也很感興趣。

“血天部族不得了啊,竟然同時出現三大強者,個個都有百枷境大圓滿榜前十的實力。”有神靈發出羨慕的聲音。

“整個不死血族的整體實力,已經不弱于修羅族,擁有挑戰閻羅族的資格。”

“沒有頂尖強者,不死血族怎么挑戰閻羅族?張若塵雖然修煉出二品圣意,可是,境界上依舊還是差了一大截。”

“未必吧!沒看見張若塵擁有與無疆對抗的實力,已經算是跨入頂尖強者之列。”

“與無疆交手,張若塵九成都是敗。”

……

…………

一座彌漫無盡白霧的神境世界中,在層層白霧深處,有一座懸空島。

說是島,不如說是,一座充滿綠意的大陸。

懸空島上,羅剎族第一神國的國主羅衍,與血天部族的大族宰血絕戰神,相對而坐。二人身上皆有浩蕩無邊的神力外溢,氣勢雄渾,體內血氣涌動,如大河奔騰。

羅衍頭戴血墨帝王冠,身穿千字千畫神符袍,腰纏玉帶打神鞭,道:“血絕,你藏得也太深了,此次狩天之戰,看來所圖甚大。”

“我的目標,其實并沒有那么大,只是希望不死血族能夠在十族之中進入前五,血天部族能夠在十大部族之中進入前三。現在這樣的情況,也出乎我的預料,只能說,小輩們足夠爭氣而已。”

血絕戰神如此平淡的說著,可是,臉上盡顯得意的神色。

羅衍道:“所以,你來我的神境世界,是故意來炫耀?”

血絕戰神搖了搖頭,語氣變得正式了許多,道:“其實,本座是有一件大事,想要與你商議。”

“什么大事?”羅衍問道。

血絕戰神道:“你覺得,張若塵如何?”

羅衍眼中露出思考的神色,道:“天縱之資,若是不夭折,將來不死神殿的十三戰神座上,必定由他一席。”

在地獄界,只有戰斗力強大,而且戰功卓越的神靈,才有資格獲得“戰神”的稱號。

不死血族戰斗力強大的神靈,數量并不少,可是,戰神之位只有十三座,名額恒古不變。

血絕戰神乃是十三位戰神之中,最年輕的一位。

不死血族年齡最長的一位戰神,傳說,已經活了接近百萬年,乃是老古董一般的存在,也是十三戰神之首,擁有“不死戰神”的尊號。

論戰力,即便是不死血族的族長,不死神殿的殿主,都要懼忌他三分。

不過,這位不死戰神,已經十多萬年沒有露面,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沒有參加中古末期的那場神戰。

唯一還能證明他還活著的證據,乃是他寄放在不死神殿的神火,沒有熄滅。

羅衍認為張若塵能夠躋身不死血族十三戰神之列,與不死戰神和血絕戰神平起平坐,已經是非常高的評價。

血絕戰神道:“你說得沒錯,本座也覺得,張若塵今后的成就不可限量。但是,他的路注定很難走,充滿死亡和危機。我推算過他的未來,卻是一片空白。”

“你在擔心,他沒有未來,會隕落在成神之前?”羅衍道。

血絕戰神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推算不到未來,或許是須彌圣僧為他掩蓋了未來,也可能是他自己掩蓋了未來。”

“他自己……哦,我明白了!要么他沒有未來,要么他的未來比我們的成就更高,所以,我們推算不到。”羅衍道。

血絕戰神臉上,浮現出一道笑容,道:“未來本就充滿變數,即便是命運,也無法完全將其決定。只要力量足夠強大,未來就能由自己掌控。”

“所以,你是為他而來?”羅衍道。

血絕戰神點了點頭,道:“他的未來,需要他自己去拼搏和爭取。可是,做為我后代中最杰出的子孫,我總得為他的未來鋪路,讓他的路,稍微好走一些。”

“有你血絕戰神外孫的身份,就是一條最寬最廣的路,還要怎么鋪路?”羅衍調侃了一句。

血絕戰神道:“可是我也要修煉,我不可能永遠庇護著他,而他的敵人太多,也太強大。所以,還需要借勢,借一股能夠震懾住整個地獄界的勢。”

“你不會指的是我們天羅神國?”

羅衍露出防范的神色,覺得血絕戰神在算計他,想要拉他入坑。

血絕戰神點了點頭,道:“聯姻!若是,張若塵與天羅神國聯姻,今后,各方勢力自然會消停下來。”

羅衍微微松了一口氣,只要血絕戰神別讓張若塵拜入他的門下就好,收張若塵為弟子,變數太多,未來不可預測。

羅衍輕松的一笑:“聯姻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天羅神國的諸神之女中,倒是有幾位合適人選,都修煉到了大圣境界,絕對配得上你外孫。你看中了哪一位?”

血絕戰神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冷哼一聲:“我外孫蓋代之才,更有戰神之資,一般的神女,豈能配得上他?我覺得羅乷公主……”

“等等,你說誰?”

羅衍臉色一沉,眼神銳利。

血絕戰神道:“羅乷公主的天賦才智,在地獄界的這一代,稱得上一等一。只有她,才配得上我外孫。”

“血絕,你太得寸進尺了,羅乷是我的女兒,今后天羅神國國主之位說不一定都會傳給她。你是想搶人,還是想聯姻?”

羅衍拍案動怒,態度堅決的道:“此事,你想都別想,沒有半點可能性。”

血絕戰神道:“我外孫張若塵不世奇才,只要我對外放一句話,信不信修羅族、冥族、死族,甚至閻羅族的神靈,都會帶著自己的女兒,過來與我商談聯姻的事。你以為,我為什么第一個找上你?”

“在地獄界,不死血族和羅剎族,應該緊緊的團結在一起,因為,我們都是生靈。多一個頂尖級別的強者成長起來,我們的利益、地位、話語權,才能得到更好的維護。”

羅衍搖頭,道:“連你都推算不出張若塵的未來,我憑什么拿自己女兒的未來去賭?更過分的是,若是你外孫娶了我的女兒,我豈不是比你還小一輩?你在想什么?”

“誰叫你都活了幾十萬年,還為老不尊,年年納妃?”

“胡說八道,我什么時候年年納妃?乷兒是我和天音唯一的女兒,就算我同意,天音都不會同意,乷兒自己更加不會同意。”羅衍道。

“不一定吧,我看他們兩個小輩,挺有緣分。”

……

一個是神國之主,一個是大族宰,此刻面紅耳赤,激烈的爭吵起來。

漸漸的,二人身上戰意攀升,幾乎就要戰起來。

“雖然你比我多修煉幾個元會,可是,并不是修煉得越久,就越強大。很多老家伙,隨著年齡增長,實力卻不斷下滑。”

血絕戰神喚出戰戟,向羅衍指去。

羅衍嘴里吐出滔天邪剎之氣,神芒映照整個神境世界,怒聲道:“本君正值鼎盛之年,別說是你,就算你們不死血族十三戰神一起前來,也不夠看,一只手滅你們全部。”

“嘩!”

一道神光,在神境世界中顯化出來,凝聚成一位綠衣女子的身影。

“天音,此事你不要管,血絕欺人太甚,今天本君定要教訓他一頓。”羅衍道。

綠衣女子名叫天音,十多萬年前,做過命運神殿的神女,乃是福祿神尊的弟子之一,也是天羅神國的神后。

天音輕輕搖頭,道:“你們二人都是威懾天地的真神強者,何必因為一件小事,傷了和氣?以我看,你們都沒有資格插手,小輩的事,得由他們自己做決定。”

羅衍露出難以理解的神情,道:“天音,你怎么覺得,此事還有商量的余地?你應該與我站在一邊,堅決反對所謂的聯姻。”

“我看到了一絲命運的軌跡,或許你我都反對不了!”

天音幽嘆一聲,語氣中,亦是充滿無奈。

相鄰小說:武神血脈九仙圖武俠仙俠世界里的道人仙魔同修仙界網絡直播間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掠天記懶散初唐天神訣醫鼎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l开奖结果 200元倍投方案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 幸运农场玩法 迅雷赚钱宝光猫联通断网 黑龙江福利彩票中心 头条号改版后越来越不好赚钱 澳门赌城手机投注平台 业余可以做点什么赚钱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五星走势图乐彩网 扑鱼棋牌送金币 欢乐斗棋牌怎么刷金币 吉林十一选五任七复式 江苏11选5基本走势图号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