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穿越->長寧帝軍->章節

第九百六十四章 狂

熱門推薦:劍徒之路詭秘之主神醫凰后至尊重生透視醫圣遮天超級兵王天下第九人皇紀絕世藥神

銅羊臺城。

闕月生看了一眼放在不遠處的沙漏,距離寧人給出的兩刻時間已經沒剩下多少了,城中那些放火的寧人卻還一個都沒有抓到,銅羊臺城規模不小,如果這些寧人潛入民居的話,非挨家挨戶搜查不能抓到,可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就算再給兩刻時間也做不到。

“放吊籃,把我放下去。”

闕月生忽然吩咐了一句。

“啊?”

手下人全都愣住了,他們圍著闕月生,每個人都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我再去拖延一段時間。”

闕月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城中有一萬兩千邊軍,有數萬百姓,必須再拖延一段時間,你們記住,盡快抓到那個寧國的國師,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都要抓到,我能不能活著回來就看你們了......也看寧人。”

他說完之后邁步上了城墻高喊:“我是后闕國銅羊臺城將軍闕月生,我想和你們的主將談談,現在我一個人下來。”

闕月生喊完之后示意把吊籃放下去,后闕國的邊軍一個個緊張的要命,這位可是宰相之子,大丞相烏爾敦在后闕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勢太重以至于連國王陛下都對他禮讓三分,如果大丞相的獨www.nsfasvi.cn子在這出了什么意外的話,他們都會死。

“將軍你不能去。”

“將軍,真的不能去啊。”

闕月生一擺手:“你們不了解寧人,寧人還不屑于在我孤身一人去談的情況下為難我,我認真的了解過他們,他們都要所謂的面子,還不曾聽過有哪個寧人連氣度都不要了。”

他站在吊籃上大聲說道:“把我放下去,不然的話按軍律處置。”

城墻上的后闕人無奈之下,只好把闕月生放了下去,闕月生連兵器也沒帶,下來之后再次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大步朝著寧軍這邊過來,大寧戰兵看著那年輕人獨自下城還真是都頗有幾分欣賞,在西疆邊軍看來,后闕國的邊軍在面對他們的時候什么時候不是慫的好像鵪鶉一樣,這是后闕國邊軍面對寧軍的一般狀態,當然也有不一般的時候,不一般的時候當然不會慫的好像鵪鶉一樣,大概會像鵪鶉蛋。

所以一個后闕人面對大寧數萬大軍孤身一人過來,確實讓人刮目相看。

沈冷坐在戰馬上看著闕月生大步過來,連他也對這個后闕年輕人有幾分欣賞了。

“我是后闕國銅羊臺城主將闕月生,請問誰可以與我說話。”

“我。”

沈冷坐在馬背上沒下來:“想說什么?”

“請問你是大寧西疆哪位將軍?”

“我不是西疆的將軍,我叫沈冷,你只管說你的。”

闕月生的心里猛地一震,他對寧國無比的在意,在邊疆就是來向寧人學習的,所以怎么可能不知道沈冷的名字,這個走到哪兒就會把殺戮帶到哪兒的煞星為什么會在西疆?有人說,如果沈冷不到什么地方還好,就算與大寧有些矛盾未必能打得起來,如果沈冷到了什么地方,沒矛盾也能打的起來。

“沈......沈將軍。”

闕月生下意識的俯身一拜:“請聽我說幾句話。”

他抬起頭,面對沈冷心里突然就變得緊張起來,沉默了片刻來整理措辭,然后才開口

說道:“也許其中有什么誤會,大將軍說是天門觀的那些鬼道綁架了大寧國師,我們的人沒有在城中發現天門觀的人,也沒有在城中發現國師真人,我帶誠意而來,若大將軍覺得不穩妥,我可親自帶人去天門山,此地距離天門上不過一百余里,來回只需要三天時間,大將軍給我三天時間,我必會給大將軍一個交代。”

“我不喜歡別人來給我交代。”

沈冷道:“你可能覺得我是在找一個很蹩腳的理由對后闕動兵,如果這樣想的話那就錯了,開戰的理由很多,比如山羊啃了白菜,何必要用國師那么大的理由,我說她在城里,她就在城里,一座銅羊臺城不值得大寧賭上道門國師,就算是整個后闕也不值得大寧賭這么大。”

闕月生心里不斷的盤算著,他從沈冷的話里聽的出來不是在騙他,可是如果天門觀的人綁架大寧國師真人的話,他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

天門山的那些羌人向來不服管教,在后闕國,天門山一帶也是法外之地,連軍隊都不愿去招惹,難道是父親和天門山的羌人談了條件?

可那不是父親做事的風格,何其不智?父親難道會親手送給寧人一個開戰的理由?

“你應該知道,天門觀有個所謂的凈七魄使者,綁架國師的就是他們。”

聽到沈冷這句話,闕月生的心里頓時更加震撼。

凈七魄。

他當然知道。

天門觀鬼道,有凈三魂凈七魄,還有自封為掌教的玄機真人,羌人部落的首領五彌和玄機真人關系親密。

“凈七魄使者,我知道,他們人呢?如果他們在銅羊臺城的話我不會不知道。”

“死光了。”

沈冷淡淡的回答了三個字。

闕月生一怔:“既然他們死光了,是何人把國師真人帶入銅羊臺城的?”

沈冷看了他一眼:“我想也知道。”

闕月生沉默片刻,抱拳:“請大將軍給我三天時間,無論如何,兩國當盡力避免交戰,一旦交戰必將生靈涂炭,寧雖強,可后闕上下有保國之心,寧軍也就斷然不會毫無損失。”

“不給。”

沈冷的回答冷冰冰的不近人情。

“還有不到一刻時間。”

闕月生臉色變了變:“大將軍何必如此倨傲?縱然我軍職不如大將軍,大將軍端坐馬背不動也顯得無禮了些,此時更盛氣凌人,寧人都如此不講道理?”

“我不倨傲。”

沈冷回答:“我坐在馬背上沒下來,不是因為你軍職低,后闕王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下來,因為我累了,想坐著,我只是懶,如果你覺得我盛氣凌人,你忍忍。”

闕月生無言以對。

“大將軍!”

他再次抱拳:“我還是懇請大將軍給我三天時間......”

“不必。”

沈冷道:“你回去吧,你們找不到,我進城自己找,天門觀,我自己會去。”

“這是后闕國!”

闕月生怒道:“不是寧國!”

沈冷依然平淡:“我把這變成寧地就是了。”

他一擺手,岳望嵩立刻向前:“你回去吧,還有不到一刻的時間,大寧戰兵不會出而不戰,從無特例,回去備戰吧,

另外,據我所知你是后闕國大丞相烏爾敦的獨子,你可以回去問問你父親,大寧戰兵為何而來。”

“咦?”

沈冷看向闕月生:“你是烏爾敦的兒子?”

闕月生從沈冷的眼神里看出來一些不對勁,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是,大將軍想怎么樣?”

“唔。”

沈冷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剛剛那一瞬間想著是不是應該綁了你和你爹要寫贖金,不過這個場合有些不合適,等我破城之后再說吧。”

闕月生都懵了,這種話是一個堂堂大將軍能說出來的?綁架,要贖金?氣度呢?臉呢?

“快走吧。”

沈冷道:“我這個人變卦很快。”

闕月生立刻回頭,他不知道沈冷是不是在開玩笑,但他不敢那自己的命開玩笑,只好離開,轉身朝著城墻那邊飛奔,而岳望嵩一臉笑意的看向沈冷道:“大將軍真會開玩笑,估計著快把他嚇尿了褲子。”

沈冷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沒開玩笑。”

岳望嵩:“......”

沈冷問:“這個人你說能不能換十萬兩銀子?”

岳望嵩道:“他是烏爾敦的獨子,烏爾敦在后闕國說一不二,連后闕國王都對他禮讓三分,后闕國的軍隊,有三分之二在烏爾敦的直系手中攥著,他一句話比后闕王一句話能調動的兵力或許還多些,所以十萬兩銀子應該能換來,畢竟烏爾敦也是富可敵國。”

沈冷抬起手揉了揉太陽穴:“裝-逼真不好......”

岳望嵩懵了:“大將軍的意思是?”

“丟了十萬兩銀子,好虧。”

沈冷嘆道:“我剛剛要是下令把他擒住,是不是顯得沒有風度?”

“是......若擒住的話,確實......”

岳望嵩支支吾吾,也不好說什么。

沈冷道:“這個風度,價值十萬兩,真貴。”

他回頭看了看:“拋石車上來了沒有?”

有親兵回答:“大將軍,剛剛傳令之后,拋石車已經盡最快的速度運上來,正在搭架,不出意外的話,兩刻之后就可攻城。”

沈冷嗯了一聲,抬起頭看了看月色。

此時已經后半夜,距離天亮應該也不會太遠了,小張真人他們在城中放火是子時之后,算計著再有不到一個時辰東方就要泛白。

沈冷回頭看了看,士兵們全都在等待著他下令,這是這些新兵第一次真正的實戰,他們也將第一次經歷生死,當他們走上戰場的那一刻便不是懵懂少年,而是男人。

“岳望嵩,去傳令,四門皆堵。”

沈冷看了一眼銅羊臺城上一直冒著的狼煙:“后闕國的援兵最快三個時辰可到,那就兩個時辰之內拿下銅羊臺城,告訴大家,城破之后不許侵擾百姓,城中府庫里的東西分給他們了,我剛剛對闕月生說過的,我可以把這里變成寧地,既然是寧地,人也是我們的人了。”

岳望嵩嘴角一揚,心說沈將軍就是狂。

沈冷停頓了一下,笑了笑:“告訴他們好好打,以后我再分給他們十萬兩銀子。”

岳望嵩心里一怔。

大將軍......還真想綁架了那個闕月生?

相鄰小說:驚雷上門萌爸美女的護花兵王終極大腦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大華恩仇引棄少歸來漢天子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洪荒之太一大道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