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我的野蠻老祖->章節

第880章 活著

熱門推薦:至尊重生人皇紀逆天邪神詭秘之主神醫凰后不滅龍帝透視醫圣三界紅包群絕世藥神劍徒之路

殷勤激發出本命圖騰,一口氣在黑水河下潛行出三百余里,不但之前那種血脈沸騰的感覺漸漸平息,而且因為激發異種圖騰而枯竭的血氣也得意恢復,甚至在殷勤感覺中,狀態比之前還要好。

這便是他本命圖騰的強大之處,玄武血脈與其他三種圣獸相比,玄武血脈中玄武為陽為水,騰蛇為陰為火,不但陰/\陽和/\合而且水火既濟,一經催動就有生生不息,綿綿不絕之妙用。

體會到本命圖騰的強大,殷勤也不多加演練,匆匆收起龜蛇虛影,此處尚在臨淵城法陣籠罩的邊緣地帶,許多去往蠻荒的修士喜歡沿著黑水河一帶走,殷主任不想在這些人面前露了底細。

他雖然減緩了許多速度,其速度也快過那些順流而下的快舟,三百多里的距離,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感應著方圓河面數十里內都沒有修士的蹤跡,殷主任這才從一處怪石嶙峋的地帶上了岸。輕輕一抖,身上的水珠盡落,速破蠻的防水性能杠杠的。

再往前行五百余里就要離開臨淵城護城法陣的威壓范圍了,附近也已經有不少低階妖獸活動的蹤跡,與之相應的,在山水之間,能看到零星散落的人族村落。這些村落里凡人的數量不多,大都是些小型的修仙家族與散修的混居之地,其中還有不少脫了奴籍的蠻人。

殷勤不再施展圖騰秘術,規規矩矩祭起飛劍,也沒用速破蠻的姿勢,而是腳踏了飛劍,一邊在空中勻速飛行,一邊觀察臨淵以西的山勢水紋。

與倉山郡城出來往西,那種連綿起伏的密林險峰不同,臨淵城以西,在蜿蜒的黑水河兩岸大多是些低矮的丘陵地帶,林木不算茂盛,間或有大小不一,成片的荒草甸子。這些地方,看似長著過人高的荒草,其實下面全是泥潭水坑,凡人不小心陷進去,便是有死無生。其中又有許多妖獸出沒,等閑的煉氣修士也不敢往荒草甸子里頭鉆。

再往前行五百余里,周邊環境忽然一變,那種斑駁成片的荒草甸子漸漸少了,黑水河也忽然向南轉彎,然后鉆入了地下。殷勤與人約定的落月坡在西北方向,越往西北方向走,腳下的丘陵漸漸“變”得挺拔險峻,成了雄奇之山巒姿態。

殷勤掐算時間,覺得過去落月坡還是太早,得了趙四的提醒,他可不想提前邂逅到閔月如那瘋婆子。他干脆降下云端,收了飛劍,在半山腰找一處空曠地帶,【愛尚小說 更新快】倚著青石稍事休整。

殷勤從乾坤袋里請出胖蟲兒,這貨最近一段時間胡吃悶睡,胖得不成樣子,以前還能飛起來,現在只能在地上蹦噠蹦噠。殷勤看了直皺眉頭,忍不住勸她道:“等忙完這檔子事,你也跟著你下面那些弟兄們四處走動走動。一行園也好,花貍峰的后山也好,帶著大家挖挖洞,多多活動。”

胖蟲細聲細氣地拒絕道:“不行,不行,好容易養得胖了些,可不能輕易動彈。”

殷勤問她為何,胖蟲卻只咯咯地笑,絕不肯多做解釋,她笑過一陣似乎有些瞌睡。殷勤見狀忙提醒她道:“今兒晚上你可得精神些,袋子里的三百小弟兄全靠你指揮呢。到時若是瞌睡了,我這條命怕是要交代在你手上。”

胖蟲兒打個哈欠道:“放心吧,其實指揮小家伙們的訣竅已經交代給你了,何苦還要勞動我?”

殷勤盯著她的眼睛,神態嚴肅道:“倘若真與那婆娘對上,這三百小家伙能活過今晚的不知能有幾個,殷勤屢遭險境,多虧了你們不惜代價的援手。”

“哎呀,困了,困了!”胖蟲兒不耐煩地打斷他,扭動著屁股想往殷勤腰上跳,忽又想起一件事道,“今晚若能殺了那婆娘,她的精血可得給我留點兒......”話未說完,胖蟲便被殷勤強行塞回乾坤袋。

殷勤苦笑著,心里面涌動著一種復雜的感受,與胖蟲接觸得久了,蟻族天生的嗜血與冷酷,連殷勤都很不適應,可胖蟲對他毫無心機的信任,又讓他覺得十分感動。他的獸皮袋里,現在只剩下三百兵蟻,其他大部分都已經投入到花貍峰的挖洞建設中去了。

這三百兵蟻是留在胖蟲兒身邊保命的,其中血脈等級達到四級巔峰的將近半數,乃是乙素衣君蟻群族中最為精銳的存在。被殷勤借來血戰,胖蟲兒竟然沒有半點猶豫,殷勤剛才那話乃是實情,他真的不知道今晚對上閔月如,即便撒出這些精銳兵蟻,又能那婆娘的殺伐道法下堅持多久?

殷勤靜靜地坐在山崗半腰,宛如石像。日頭在天邊漸漸落下,一輪皎月跳躍當空,終于,殷勤緩緩吐出一口清氣,經過這小半天的休息,他努力將神識、靈力乃至血脈全都調整到最佳態。

這之前的千番算計,萬般計較都被他放在一旁,殷勤心中只剩下兩個字:“活著!”

。。。。。。

同一時刻,一架船頭刻有猛禽圖案的飛舟正在天空悄無聲息地飛行著,陳一舟站在船舷上,望著頭頂上的一輪皎月,心中升起莫名的感慨:哪怕飛的再高,這月亮也是一般大小,或許只有飛升天外才能真正觸到這月亮吧?

這是他頭一次乘坐飛舟,翱翔于天際,說也可笑,陳一舟的修為也達到了筑基的水準,卻從來沒有嘗試過御劍飛行的滋味。而且,與許多世代居住在臨淵大城的修士一樣,這也是他頭一次離開臨淵城。以至于陳一舟自打飛舟上了天,便一直站在船舷,往下看看山巒河流,往上看看日月星斗,感覺什么都好新鮮。

“緊張了?”身后傳來房克禮的聲音,陳一舟忙收拾起心情,不好意思道出實情,順著房克禮的意思點頭道:“是有點兒緊張。”

房克禮呵呵笑道:“用不著,到時候咱們只管從殷蠻子手中清點靈石,至于他與那閔月如如何不對付,咱們管不著。”

“閔月如果然要插手?”陳一舟明知故問。

房克禮點點頭:“錢頭兒剛給的準信兒,那婆娘一個時辰以前,離開臨淵了。”

。。。。。。

雙刀彩虹:嗯嗯,活著,這兩個字真的很重要。我的心態恢復平靜了,這本書又能繼續活下去。

相鄰小說:女神的妖孽保鏢地獄歸來寵后絕世狂龍蹉跎惘少超級戒指純陽仙尊劍天子玄龍戰神上古強身術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