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混子的挽歌->章節

第一四四一 劇豐的邀約

熱門推薦:人皇紀三界紅包群透視醫圣神醫凰后逆天邪神至尊重生遮天絕世藥神詭秘之主超級兵王

隨著我對張琳一句話問出口,房間內再次陷入了安靜,張琳坐在椅子上,看著地上灑了一地的水,沉默不語,倔強的抹去了臉上的淚水。

“張琳,這么多年以來,你辦的每一件事,都很讓人匪夷所思,不是嗎,這么多年以來,我每次我遇見困難,你都能在關鍵時刻幫我還能給我提供消息……”

張琳聞言,怒氣沖沖的看著我:“怎么,我給你提供消息,難道還做錯了嗎?”

“我說的事情不是消息本身,而是你得知消息的渠道。”我冷眼看向了張琳:“自從你當初開始給我提供紀思博的消息開始,你就一次一次的得知了連我都查不到消息的核心秘密,這些事情,到底是誰告訴你的,你又是從哪里得知了這一切?”

“韓飛,你還記得你答應過我什么嗎。”張琳聽見我的問題,抬頭看向了我:“你說過,永遠不會干涉的私生活和自由,你還記得嗎?你不覺得你現在的行為,已經開始越線,已經開始出爾反爾了嗎?”

“我是想要保護你!”我認真的看著張琳:“我比想要保護自己還想要保護你!”

“韓飛,首先你要清楚,我并不需要你的保護,是你死皮賴臉的拖著不讓我離開,而且我并不認為,挖出我的隱私,對于你保護我有什么作用,我是個成年人了,我能保護好我自己。”張琳依舊倔強。

張琳話音落,我看了她一眼,聲音不大的問道:“究竟為什么?”

張琳聞言,也皺眉看著我反問道:“什么為什么?”

“每次我問起你的勢力和背景,你總是諱莫如深,而且情緒不自覺間就會變得激動起來。這是為什么?”我認真的看著張琳:“你究竟是在恐懼什么,還是在掩蓋什么?”

張琳聽完我的話,猶豫了一下,忽然沉默了下去:“我說過,我沒有必要跟你解釋這些事情。”

“你是不想解釋,還是怕越說越錯,越錯越多?”我吐了口氣,點燃了一支煙:“連我都不值得你相信嗎?”

張琳聽完我的話,認真的看著我:“韓飛,你知道的,我不是一個害怕走極端的人,你別逼我。”

聽見張琳的話,我嘴唇顫動了兩下,最終也沉默了下去,因為我明顯注意到,張琳在回答我問題的時候,手掌在不自覺間握了一下拳頭,原本我認為,張琳是在不自覺間卷入其中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在察覺到道張琳肢體上那個小小的動作之后,有那么一瞬間,我忽然感覺,張琳其實什么都知道,并且比我想象中的還多,而且她的處境,似乎并非是我想象當中的樣子。

……

自從我把張琳接到身邊開始,先后對她進行了無數的試探和詢問,而張琳對于自己神秘的身份背景,似乎始終保持著有意識的防備和隱瞞,所以每當我把話題牽扯到這件事情上來,張琳都會變得格外敏感,而張琳越是這樣,我就越相信了張宗亮的那番話,張琳的神秘背景,似乎牽在涉著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是以我跟張琳之間的關系,她如果不想說,我根本就問不出來,所以無奈之下,只能強忍著內心的煎熬,期待著任哥和張宗亮他們能夠早一點查到我想要的消息。

自從我們在沈陽回到安壤之后,時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半個月有余,這段期間內,我再也沒見過萬紅仰,而東哥似乎也知道我對萬紅仰有情緒,所以刻意讓我避開了他,隨著時間流逝,盛東礦區的尾礦庫每天都在發生著新的變化,并且越來越高。

一眨眼間,距離盛東礦區停業整頓的日期,只剩下了一個月,窗外的樹葉已經徹底掉光了,舉目四望,街道上行道樹的樹干也只剩下了光禿禿的枝丫,而我也整天留在辦事處,陪伴著張琳,我原本以為,張琳吸d是因為逃避現實,甚至有故意跟我挑釁的意味,不過隨著兩個人接觸的時間越來越長,我才發現張琳真的是有很嚴重的d癮,而且這個曾經無比倔強的女孩,已經沒d品徹底磨滅了尊嚴,每天陪在張琳身邊的我,每每看見她這幅樣子,心中的負罪感也就積壓的越來越深,無比期待著任哥或者張宗亮可以查到些什么,但是命運似乎就是在跟我開玩笑一般,在我這邊越是無比渴求答案的時候,他們那邊的消息似乎就仿佛泥牛入海,渺無音訊。

自從我跟任哥通過電話之后,他就去查了國際酒店那邊的信息,不過結果正跟我猜測的一樣,因為時間太過久遠,我見到張琳那天的監控視頻已經被清理了,而張琳他們那天開房間的兩張身份證,經過核查,全都是假的,如此一來,我只能盼望著張宗亮能早點開始散貨,引起白頭翁跟他的爭端,然后想辦法打入白頭翁那邊查消息,沒想到張宗亮那邊的生產,又因為購進原材料的渠道出現了問題,也陷入了短暫的停滯。

伴隨著氣溫越來越低,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厚,不知不覺的,冬天都快來了。

這天晚上,我吃完晚飯之后,推門走進了張琳的房間,看著桌上已經冰冷的飯菜,皺眉看向了張琳:“你又沒吃東西?”

“吃不下。”因為長時間沒有出房間的關系,張琳的頭發已經亂糟糟的都開始打綹了,臉上也頂著濃重的黑眼圈,因為每天不吃東西的緣故,本就消瘦的她更是暴瘦了許多,纖細的腳腕似乎一只手就可以握住。

“你答應過我,會試著減少吸入量,并且按時吃飯的。”看見張琳憔悴的模樣,我心里特別難受:“張琳,我可以對你妥協,但這并不代表著你可以就此放縱,你別逼我送你去戒d所。”

“你可以試試。”張琳病態的笑了笑:“反正對于我來說,痛苦的活著,還不如去死。”

我看著張琳,眼神中透過了一絲憤怒。

www.nsfasvi.cn

“怎么,對我沒有耐心了?還是怪我打亂了你原本平靜的生活。”張琳繼續笑了笑:“放我離開,對你我都好,不是嗎?”

我沒理會張琳的挑釁,平靜了一下情緒:“答應我的事情,你得做到。”

‘嘩啦!’

張琳聽見我的話,在床邊的地上拿起一盒口服的葡萄糖搖晃了一下:“放心吧,我死不了。”

看見張琳手里的東西和空洞的眼神,我繼續努力克制了一下情緒:“你不能這樣下去了,總悶在房間里,你的心情會越來越差,梳洗一下吧,我帶你出去走走,行嗎?”

“不,現在對于我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哪里比這個房間能讓我更舒服,我只想留在這里,哪也不想去。”張琳搖了搖頭:“我累了,想休息了。”

“呼!”

聽完張琳的話,我吐了口氣,轉身離開了房間,這段時間內,這種對話在我和張琳之間發生了無數次,隨著張琳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幾乎我們的每一次爭吵,她在情緒激動之下都會痙攣、抽搐,甚至會有昏厥的跡象,所以我只能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學會向她去妥協,面對越來越偏執的張琳,我似乎也更加束手無策了。

‘鈴鈴鈴!’

我這邊離開房間,剛站在走廊一側的窗前發呆的時候,口袋里的電話急促的響起了鈴聲,我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調整了一下情緒:“喂,胖子。”

“哈哈,忙啥呢,飛哥。”電話那端,劇豐笑吟吟的聲音傳了出來,聽見劇豐的笑聲,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好了許多,這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劇豐,羨慕他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更羨慕他那種平平淡淡的生活,還有為人處世的心態。

我笑了笑:“我閑著沒事,自己呆著呢,怎么了?”

劇豐也笑了幾聲:“沒什么,就是想問問你明天有沒有事,如果沒事,咱們聚聚唄?”

“聚聚?跟誰啊?”

“也沒誰,就殷小鵬咱們三個。”劇豐呲牙一笑:“我弟弟開了一家歌廳,劇波,你還記得不?”

“記得。”一想起當年那個騷擾張琳的小流氓,我不禁感慨時間飛快:“在我眼里,他還是個學生呢,現在都開始做上生意了。”

“是啊,他上學的時候不好好學習,出來也沒什么事干,就在ktv干了幾年服務生,這孩子小時候不著調,長大倒是穩當了,他父母給投了點錢,我又給墊了點,幫他弄起來了一個小歌廳,剛好明天開業,我想著咱們哥幾個也好久不見了,趁機聚聚唄。”

“只有三個呀?”我再次問了一句。

“對,我之前也給嘯虞打了一個電話,但是他說他人在外地,沒時間參加,可能是去收車了吧。”劇豐沒當回事的回應了一句,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劇豐不知道張嘯虞為什么拒絕了他,但我知道,只從張嘯虞上次被襲擊之后,我就再也沒去醫院看過他,不管是因為大洋的事情,還是因為張嘯虞那天去接冷磊,我心中對他的感情早都已經淡化了,估計嘯虞死里逃生,也看懂了這些事情不是他能夠逆轉的,何況他在大洋死后還在繼續幫冷磊,估計四狗子對這件事情也不會善罷甘休,所以不管嘯虞是不是出自真心,他都會選擇跟我們拉開距離,有時候想想,這樣也挺好的,最起碼嘯虞不參與進來,我們大家全都不用左右為難。

“飛哥,你在聽我說話嗎?”劇豐見我忽然失聲,沒回答他的問題,繼續問了一句:“飛哥,明天你有時間嗎?”

“行,明天你給我打電話吧。”我被劇豐一句話拉回了思緒,再一想起張琳現在那副樣子,也準備帶她出去散散心,就把事情應了下來,因為前些日子我跟老仇去極速網吧對面那個飯店吃飯的時候,店里的老板娘也說過張琳經常會去那里懷舊,而當時坐在一桌的,就是劇豐和劇波我們這些人,我感覺劇波的店開業,或許張琳會感興趣。

相鄰小說:女總裁的近身特工追求永生路迢迢異界仙尊毒婦不從良最強兵王天庭地府微信群我的美女校花老婆純禽大叔太兇猛股神傳奇佛門護法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