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都市->追求永生路迢迢->章節

第1482章 百戰真男兒歸國返城

熱門推薦:飼養全人類凡人碎空傳啟示之刃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殺手醫生都市行都市特種兵無賴天尊道友請留步之鴻蒙紫府恐怖街區重生之黑暗紀元

聽罷裂地天使的這番抱怨,匯聚烏云的大能者,就是那個老大撒旦,開口答道:“你說了些什么,威鎮遠方的撼地天使?天使們不曾貶損你的尊嚴;此事何以行得,侮辱、攻擊我們中的尊長,最好的一位?

“但是,倘若有哪個凡人,不管是誰,憑著他的蠻力和強健,膽敢藐視你的尊嚴,那么,你可懲罰此人,放手去干,無論是現在或將來;做去吧,憑你的意愿。”

聽了老大這番話,裂地天使答道:“我本該迅速行動,烏云匯聚的老大,按你的告誡,我裂地天使自然可以先做了再說,誰又能阻擋得了我?

“但是,我一如既往,從前如此,今后必然,總是敬你,事前向你請示,事后向你匯報,以便讓你高興,符合你的意愿,最起碼也能回避你的憤烈,我不知道別的天使如何,我是一定奉為信條,如此去做。

“說到這一回,我決心砸爛那條基亞人漂亮的海船,以顯示我的憤怒和懲罰!在渾濁的洋面,趁它歸航之際;使他們停止運送過島的凡民;我也將峰起一座大山,圍住他們的城垣。”

聽了裂地天使的主意,匯聚烏云的老大開口答道:“聽聽我的想法,好朋友,我以為你剛才說的此法妙極;當所有的民眾都舉國城上,望著回返的海船,你可將它變作一塊石頭,看來像似一條快船,靠離陸岸,讓所有的人驚嘆,然后峰起一座大山,圍住他們的城垣。”

聽過老大更加惡毒的方法和他的一番囑告,裂地天使大步奔向里亞那個地方,就是一步邁出去幾十公里的樣子,到達那里以后,就停止不動,也不顯現,專心等候在基亞人生聚的地域。

與此同時,破浪遠洋的海船已經回航,駛近島岸,跑得輕松快捷,在無人知道的情況下,裂地天使逼近船邊,揮手擊打,將它變作一條石船,扎根海底之中,然后邁步離開。

操用長漿的基亞人,以海船聞名的部眾,看到了那條本來輕快疾行歸船,突然呆住不動,渾然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用心中疑惑猜測。

“不少人并且開始互相說告,用長了翅膀的話語,有人望著自己的近鄰,開口說道:“天哪,是誰停駐了我們的快船,在那水面之上,不讓它駛回家園?剛才,它的形象還是那樣清晰可見。”

觀者中有人這般閑說,但他們并不知曉事發的原因,其時,努斯心中已經意識到災難已經降臨到他的國度,開口發話,說道:“咳,昔日的預言今天竟得報現!

“父親曾經告示于我,他說裂地天使將會憎恨我們的作為,因為我等載運所有的來客,順當安全,這對靠著海難得到無邊好處的裂地天使不是好事,因為他主管海洋,那里都是他用來獲利的牧場。

“父親說,將來的一天,當一艘精美的基亞海船送人歸來,回航在大海混沌的洋面的時候,裂地天使將擊毀木船,峰起一座大山,圍住我們的城垣。

“這便是老人的預告,如今已被實踐,來吧,按我說的做,誰也不要執拗;讓我們停止送人,不管是誰,凡是落腳這座城邊,我們就不管他們的離去。

“但是,我們今天要止息裂地天使的憤怒,我們要敬獻十二頭公牛,給裂地天使,從牛群里選來最好的肥牛,如此,他或許會憐憫我們,不致峰起一座大山,圍住我們的城垣。”

聽了國王努斯的話語,眾人心里害怕,備妥奉祭的公牛,然后,基亞人的首領和統治者們出聲祈禱,對王者裂地天使求告,大家全都肅立在祭壇周圍。

“卻說,在挪己大城的那一邊,卓著的挪己長睡醒來,在自己的故土,不識究為何地,他已久別家鄉,而羊眼天使亦已布下迷霧,以便掩隱他的身份,對他囑告詳情,使妻子認不出他來。

“還有他的朋友,城里的民眾,也都讓他們不知道挪己的身份,直到嚴懲了求婚者們的胡作非為;所以在王者挪己眼前,他使一切改頭換面。

“挪己看到他的四周,那里本來是他熟悉的山林野境,田陌農莊,現在卻變得完全陌生,只有蜿蜒的山徑,泊船的港灣,陡立的石壁,還有高聳的大樹,枝葉茂然。

挪己心中驚異,跳將起來,雙腿直立,環望心目中久別的故鄉,卻沒有感覺故鄉的熟悉!難道我自從離家以后,這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至于滄海變良田,舊貌換新顏?

不對,整個地形還依然如故!

挪己出聲吟叫,揮起手掌,擊打兩邊的股腿,帶著悲痛,開口說道:“天哪,我來到了何人的地界,族民生性怎樣,是暴虐、粗蠻,無法無規,還是善能友待外客,畏恐大能者的懲罰?

“我將把這許多東西帶往哪里?我自己又將漂游何處?咳,真希望我還留在基亞人那里,如此,便能另訪某位強健的王者,他會善待于我,送我回程。

“眼下,我不知該把這些東西放在哪里;顯然不能留置此地,恐招別人搶劫!算了吧,那些個基亞人的首領和統治者們!他們并不十分周謹,亦不誠實可信。

“他們把我弄到這片外邦的土地,說是會把我送往陽光燦爛的故鄉,但卻不予兌踐,讓我凄苦的經歷中,在添加更加凄苦的一段,只是不知道這段經歷,我是否有機會向人訴說。

“但愿幫佑懇求者的大能者懲罰他們,他監視所有的凡人,責懲任何破毀禮規的行為;這樣吧,讓我先數點東西,看看他們是否順手帶走什么,載入深曠的海船,然后趁我睡眠逃之夭夭。”

挪己自己嘟囔完畢,便開始計點精美的銅鼎和大鍋,還有黃金和織工精致的衣物,結果他發現該有的東西件件俱在,無一缺損。

但是他悲念故鄉,礙于這些障眼法,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以為自己在異國他鄉,心中煩惱無比,踱走在濤聲震響的灘沿,痛哭流涕,如此悲痛多時,饒他自詡足智多謀,也是一時無計可施。

正在這個時候,羊眼天使走近他身邊,幻成一位年輕人的模樣,扮成放羊的牧人,一位雅致的小伙,像那王家子弟,肩披一領精工織制的衣篷,雙層,足登條鞋,在閃亮的腳面,手握一桿槍矛。

挪己見狀,心中歡喜,迎上前去,對他說道,話語如同長了翅膀,飛到小伙子面前:“你是我在此遇見的第一個路人,親愛的朋友,請接受我的問候!

“但愿你對我不存惡意;請你救救我,救護這些東西,我要對你祈禱,像對一位天使,在你心愛的膝前,懇求你的幫助;請你告訴我,真實地告訴我,讓我了解這一點。

“給我指明這是什么地方,同什么國邦接鄰,住著什么樣的生民?是某個陽光普照的海島,還是一片傾斜的灘地,滑自豐肥的陸基,匯入咸澀的海水?”

聽了挪己傻乎乎的這些問話,羊眼天使心中發笑,不過表面裝得很是無辜,口中答道:“看來你頭腦簡單,陌生的客人,或從遙遠的地方前來,如果你問的是這座海島,它可是絕非默默無聞的地域。

“事實上,知曉者以千數論計,無論是居住東方日出之地的凡生,還是家居昏暗、烏黑之處的族民,世界上不知道這個地方的人極少!凡是不知道的,就被人嗤之以鼻,算他無知。

“這是個山石嶙峋的國度,并非跑馬的平野,雖然狹窄,卻不是赤貧之地,生產豐足的谷物,有大串釀酒的葡萄:這里雨量充沛,露水佳宜。

“這里牧草肥美,適宜放牧山羊和牛群,為人供應吃之不盡的牛肉、羊肉,絕不會出現饑荒;這里還長著各種樹木,結出各樣的果子,讓人擇優而食;最重要的是,這里灌溉的用水長年不竭。

“所以,我告訴你,陌生的來人,我告訴你,這里就是挪己大城!它的名聲甚至噪響在西乃山下的東城,雖然人們說,這里遠離近東大片平原大地。”

羊眼天使說完,卓著的、歷經磨難的挪己心里高興,欣喜于自己原來實際上已經踏上了故鄉的土地,羊眼天使已將真情告明,他這才如夢初醒。

不過,他心中依然疑慮重重,其中最大的一個,為什么這里和過去煥然兩樣了?他出去的這段時間并不是十分漫長,不可能發生如此這般的變化,原因究竟是什么?

挪己開口回答,用長了翅膀的話語直到那個年輕人,但卻沒有道出真情,將喉頭的言詞吞入心底,總想利用胸中的機巧,心智的敏捷:“噢,我曾聽人提及挪己大城,在寬廣的近東,坐落在遠方的海面。

“現在,我卻來到此地,帶著這批東西,留下等同此數的財富,給我的孩子,我逃離家鄉,一個亡命者,因我殺了洛科斯,墨紐斯的兒子,快腿如飛,在寬廣的地區,吃食面包的凡人誰也不可比及。

“我宰了他,因他試圖奪走我的份子,我們之前從大城掠獲的一切,為了它們,我忍著心頭的痛苦,出生人死,闖過拼戰的人群,跨過洶涌的洋流,我不愿伺候他的父親,作為隨從,在東城大地。

“我要率領我的人馬,我的部民;所以,我帶著一位朋伴,藏伏路邊,用銅頭的槍矛擊打,趁他從郊野回返之際;那是個漆黑的夜晚,黑霧蒙罩著天空,我奪www.nsfasvi.cn走他的生命,無人知曉,誰也不曾看見。

“當我將他放倒,用鋒快的銅矛,奪走他的性命以后,我抬腿迅速跑回海船,請求高貴的尼基人,付出一些戰獲,歡悅他們的心胸,求他們帶我出走,前往東山登岸,或落腳秀美的南山,厄利斯人鎮統的地面。

“他們同意了我的請求,送我出海,但是事出不巧,勁吹的疾風將海船掃離要去的地點,極大地違背了他們的意愿,水手們并非故意讓我受騙。

就這樣,海船偏離航線,不知道溜到了什么地方,我們頂著夜色,來到這邊,趕緊劃人港內,無人有此閑心,思想進用晚餐,雖然此事亟需操辦,全都下得船來,忍著饑餓,躺倒灘面。

“其后,甜美的睡眠爬上我的眼瞼,我已精疲力竭,而他們則搬下所有的東西,從深曠的海船,放在灘邊,近離我睡躺的地方,然后登船上路,前往人丁興旺的西山,把我留在海灘,帶著心中的愁哀。”

挪己一套謊言說罷,羊眼天使咧嘴微笑,伸手撫摸,變成一位女子的形象,美麗、高大,手工瑰麗精巧,開口說話,用長了翅膀的言語娓娓說來:“此君必得十分詭詰狡窄,方能勝過你的心計,哪怕他是一位天使,和你會面。也不是你的對手!

“頑倔的漢子,詭計多端,喜詐不疲,即便在自己的國土,亦不愿停止巧用舌尖,用瞎編的故事哄騙,如此這般,是你的本性再現,好了,讓我們中止此番戲談;你我都諳熟精辯的門檻。

“你是凡人中遠為杰出的辯才,能說會道,而在天使中,我亦以智巧和迅銳聞傳;然而,盡管聰明,你卻不曾認出我來,羊眼天使,總是站在你的身邊,護信你的每一次經歷。

“是我,使你受到所有基亞人的尊愛,現在,我又來到這里,幫助你定設謀略,藏起所有的東西,高豪的基亞人給你的禮品,按照我的計劃和意愿。

“在你返航的前夕,我讓他們告訴你所有的麻煩,注定會遇到的**,在建造精固的房院,還沒有出門的時候,就已經得知這一切我想讓你知道的事情。

“但是我告訴你是我的事情,你自己必須,是的,必須忍受一切苦難,不要道出此事,無論對男人,還是女輩,不要告言你已浪跡歸來;要默默地承受巨大的痛苦,忍辱負重,面對那些人的暴烈。”

聽罷這番話,足智多謀的挪己心中已然明了,唉,自己依然是大能天使游戲中的一個籌碼!不過,這個念頭一晃而過,他可不敢多想,那些天使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的思念。

一旦惹怒他們,分分秒秒都會改變他的命運,籌碼依然還是籌碼,可是一個倒霉的籌碼,比如挪卯和挪戊那樣的,就比自己糟糕一百倍!還是知足常樂吧。

于是挪己表示自己得到羊眼天使護佑很高興,但是對于下面這個裝瘋賣傻的角色,挪己卻表示不好辦,他愁眉苦臉地答道:“此事實在很難,哦,我的天使!

“讓一個凡人看見你以后辨識你的臉面,不管他多么聰敏靈捷,都是非常困難的,因為i可幻成各種形態,讓他們徹底茫然,但此事我卻知曉得十分清晰。

“從前,你給我的慈愛,在那戰斗的年月,我們的族人拼戰在東城地界我見到很多,我必須說,沒有你的明里暗中保護和幫助,我們早就被那些東城人和他們背后的天使給殺光了。

“然而,當我們攻陷了東城陡峭的城堡,駕船離去,被一位天使驅散船隊后,我便再也沒有見你,亦不知你曾訪晤我的海船,為我擋開愁難,總在流離顛泊,痛苦揪揉著我的心懷。

“直到大能者解除我的不幸,直到在基亞人富饒的土地,你出言慰誡,親自引我行走,進入他們的城城,我才知道,你沒有真的放棄我,雖然有的時候,我感到已經被徹底放棄。

“現在,我懇求你的好意,看在你大能者的份上,因我并不認為真已回到陽光燦爛的北山,而是走離了航線,漂到了另一片地界,以至于周圍的一切,都很陌生。

“我想你在笑弄我,出言欺騙,說我已在這邊;這些你用于你,小事一宗;可是對于我來說,卻讓我惶惶無計,心如刀絞!請你告訴我,我是否真的已經回來,回到我從前離開的親愛故園。”

聽罷挪己這番話,羊眼天使答道:“你的胸中總有此般心計,而正因為這樣,我不能見你遭受不幸,丟下不管,畢竟你是我在人類中間見到過的最聰明、最能理解我的心意的人。

“你說話流暢,心智敏捷,頭腦冷靜,換成別人,浪跡歸來,早就會迫不及待,沖向廳堂,見視妻兒,但你卻不樂于急著詢盤,提出問題,直到你試探過妻子。

“雖然她仍像往常一樣,坐在宮中,淚流滿面,耗洗去一個個痛苦的黑夜和白天;我從不懷疑你的存還,但我知道,你將失去所有的伙伴,然后回返家園。

“然而,你知道,我不愿和那個裂地天使翻臉,他對你心懷憤怨,惱恨你的作為,因為你弄瞎了他心愛兒男的眼睛;來吧,我將使你相信,展現北山挪己大城的貌態。

“這是海洋天使的港灣,頭前長著棵葉片修長的橄欖樹,附近有個幽蔭的山洞,佳美的去處,奉獻給一群水泉邊的小天使,凡人稱之為‘德絲’。

“遠處,你仔細看,那是它的拱弧的洞頂,過去你常在里頭舉辦豐盛、隆重的祀祭,給水邊的那些小天使提供祭奠;你再瞧那座山脈,那就是北山,披著森林的衣衫。”

羊眼天使一番說道,隨手驅散迷霧,顯現出山野的貌態;卓著和歷經磨難的挪己心花怒放,高興地眼見自己的鄉園,俯首親吻盛產谷物的大地,高舉雙手,對那些小天使祈告。

挪己誦道:“我一直以為,各位天使,我再也見不著你們的臉面;現在,請你們接受我充滿善意的祈愿;我還將給你們禮物,像過去一樣,倘若羊眼天使慷慨應允,答應讓我存活,讓我的兒子長大成材。”

聽罷挪己這番話,羊眼天使答道:“鼓起勇氣,不要擔心這些事情;眼下,讓我們搬起這堆東西,不要遲疑,藏在精妙的洞里,洞穴的深處,使你不受損缺;然后,我們將商定計劃,爭取最好的結局。”

趁著羊眼天使幫助挪己搬運那些禮物進入那些小天使居住山洞的時候,月亮公子請保羅三世再次出馬,將這一階段天使的惡行和人類成員受到的傷害給大家解釋一番。

實際上保羅三世已經快氣炸了肚子,他二千年以來精良的修養都沒能讓他冷靜下來,關鍵是那個太陽天使作得太過分!

所以,月亮公子剛一出聲,保羅三世當仁不讓,一步邁了出來,高聲說道:“剛才這段直播,大家都看到了吧?是不是和我一樣,感到那些天使特別可惡?其中直接出面殺人的就是那個兇殘的裂地天使!

“裂地天使大家熟悉了吧?就是那個海洋天使,在大海大洋上面稱王稱霸作威作福的那位!如果有任何新來的人不熟悉他,麻煩你們旁邊那些知道底細的人給他們普及一下,好叫他們得知,他是如何可惡!

“直接殺人的裂地天使,固然十分可惡,他殺的人,那些吃了太陽天使的牛羊的人,也就是挪己的伙伴,固然有錯,難道他們就比牛羊更命賤?

“現在我們不說人因為犯罪被造物主判罰塵歸塵土歸土,那是人的罪有應得,但是造物主并沒有殺死他們,而是讓他們繼續留在這個世上。

“甚至罪魁禍首亞丹伊吾都沒有馬上就處死,而是讓他們生兒育女,一直活到九百多歲,起碼他們的兒女可以有機會悔改得到赦免,恢復和造物主的關系,這種恩典從造物主而來,任何人不得攔阻。

“可是裂地天使呢?正如我們以前分析他們的本質時我們說過,他是墮落天使的意愿,本性就是悖逆造物主,現在他又用他的行為證實了他的本性。

“現在你們都應該知道了這個本性邪惡的裂地天使是什么東西了,我們不說別的,只論他的這兩次殺人,一次是殺了挪己的所有同行的戰伴;另一次是殺死了那條送挪己歸家的船上所有的人,僅僅這兩次行兇,就是幾十條人命。

“你們也都知道,裂地天使的這兩次殺人,只有一次和他有直接的關系,不過即使這次也是如此說說而已,是不是真和他有關系也不一定。

“就是那個庫克巨人,說是他的兒子,裂地天使如果真是天使的話,他應該沒有那個能力繁衍后代的,因為天使不婚不娶,這也非常好理解,他們那種幾近不似的生命,還不到處搞得人滿為患?

”不對,比人滿為患厲害多了!嚴重多了!他們長壽不死,能力又強大無比,過個幾百年就會泛濫成災!你們沒有見到嗎?即使動物界,那些生命短促的種類都是繁殖能力特別旺盛。

“所以,依我之見,那個庫克巨人根本就不是裂地天使的兒子,否則的話,他們親情相連,裂地天使又有通天徹地的本領,怎能容忍他的兒子被小小的人類成員搞瞎眼睛?

“我覺得,從人之常情來說,裂地天使既然有通天徹地的本事,翻江倒海不費吹灰之力,干嘛還要玩射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把戲?

“孩子都讓你給玩兒死了,逮到狼有什么意義?難道不是你為了捉狼犧牲了自己的孩子?世界上真有這樣狼心狗肺的父親?

“所以我說,裂地天使二者必居其一:或者根本就不是那個庫克巨人的父親;或者是一個根本就沒有父子之情甚至沒有人性的父親!

“不管是那種情況,他的那個為兒子報仇的理由都根本沒有根基,都只是他兇狠殘暴本性的表現,也昭然展示了一個墮落天使如何惡劣的本性!

“也就是說,即使挪己的那些軍伴有罪當死,也絲毫不能抵消裂地天使的殘殺無道,我希望所有的聽眾全部記在心中,起碼要引起你的思考,警惕那些墮落天使對你的影響,別管是甜言蜜語,還是殘忍兇暴。

“這是我關于裂地天使的一些思考和總結,就是給大家一個管中窺豹的既視感,從一點看到全斑;至于裂地天使的后面,直接仇恨挪己和他的同伴的太陽天使,還有最后面的那個老大撒旦,我沒有直接接觸。

“這樣,我來請一位閱歷更加豐富、德高望重的大人物來給大家說說,請,以諾弟兄,你來幾句!”

這個咨詢人的轉變,都不用百里良騮還有月亮公子了,保羅三世客串了一把主持人。

以諾,就是那個從開始直播就給大家傳達造物主諭旨的那位使者,在天兵天將的簇擁下,再次出臺,不過這次出來,不是傳旨,而是解答問題,等于是被保羅三世趕鴨子上架。

“大家好,我是以諾,剛才保羅三世把我給叫出來,還說什么我是閱歷豐富、德高望重什么的,這個,都感到有些愧不敢當,我先自我辯解一番,要說閱歷豐富,我是一個義人,那些義人義事,我自然比眾位知道多一些,但是你們那個世界的各種為非作歹悖逆造物主的事情,我就不如大家的閱歷豐富,這個正如從監獄里拎出任何一個犯人,他的犯罪經歷都比較豐富;可是讓一個從來沒有犯罪的人來講犯罪經歷,他就沒話可說了,你們說,我是不是算不上閱歷豐富?

“還有年高德劭,這個我和你們相比,我自然是年高一些,因為我的年齡要按你們的標準,應該是……我一時也說不清,因為我基本不在意年齡問題了,那是生命有限的時候才有相對意義的事情,我進入永生,再計算年齡顯然是瞎耽誤功夫!不過,為了和大家打招呼,我沒有忘記我原來的一些生命痕跡,我的出生日期是地球歷632年……”

“什么是地球歷?”

直播觀眾中許多人提出質疑。

麥軻出來給大家解釋了一番,說那就是從一點原開始也就是人類始祖亞丹伊吾一歲的時候,在那之前,時間上是永恒的,從那以后,時間就按照一定的標準被分段計算,什么年月日、時分秒,但是它們不是從開始就這樣的,所以被不同的人搞得沒有統一標準,最起碼就有中華上國的農歷是一個系統,古代猶太人是另一個系統,現在大多數人使用的通用日歷就是太陽歷和前兩種都不同。

因為百里良騮領導的探險隊回溯到一點原那個宇宙的開始時刻,所以就有了可能搞出一個計時系統,順著時間開始的順序記錄時間發展的步伐,這就是地球歷。

當然你叫他宇宙利也行,因為在時間窗口里,只有人類才使用這個系統,來幫助人類維護這個被造世界的秩序,當然也是幫助人類自己方便生活。

麥軻舉例說:“剛才以諾兄弟……嗐,我該叫他老爺爺才對,不過看著也不是那么老態龍鐘,還是叫弟兄吧,這個方便,不用算賬數算年齡大小!他說他是日歷年632年出生,那么到公元一年的時候,他正好三千七百歲,現在是公元2019年,那么以諾的年齡多大,就是3700,加上2019,總數是5719歲!我實在是太佩服了,佩服得無以復加!誰能相信,我面前站著的這位年輕的弟兄,已經接近6000歲?”

麥軻在感嘆中下去了,到沒有人的地方去感嘆人生,這且放下不管,以諾又站了過來。

“哈哈,這種復雜的輸字游戲見到我就是頭疼無比,幸虧有麥軻弟兄這樣的高才幫忙,將諾大的輸字跟玩兒似的擺弄得清清楚楚如數家珍!我現在才知道我已經5719歲了!這個暫且不說,下面我就來試圖完成保羅三世弟兄給我的任務,說說太陽天使的來歷,對了,還有老大……不對,不是我們的老大,更不是我的老大,而是他們墮落天使中的老大,就是那個撒旦!這個說來話長,我還是先說說太陽天使好了,這個存在雖然比較厲害,但是比起老大撒旦來,還是差多了,身位也不如撒旦遠甚,比較容易一些……”

相鄰小說:回流大時代重生之無節操系統神戒帶我去古代逆天王者女總裁的近身特工異界仙尊毒婦不從良最強兵王混子的挽歌天庭地府微信群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多赢彩票群 福利彩票快3技巧 11选5任选一稳赢 马化腾的qq怎么赚钱 大?家足球即时比分 沈阳官方四冲下载 假内存 赚钱吗 爱趣读赚钱是真的吗 黄金娱乐官网app下载 2018年做什么小吃生意赚钱夜市 捕鱼大师作弊器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奖金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直播现场 广西快乐双彩能赚钱 toto足球指数 金蟾捕鱼3打什么赚钱